奴才的残暴,一样的美

名言佳句

风气时为变幻,路向刻有转移,只有显出浮浅,以及没有动向的盲动。若是以此作为心理的反应的话,由近来的一般倾向所反映出来的心理是可怕的。厌恶了抗战八股,因为不过是抗战八股。那末理论的书,略为大部头的书,都变成冷门,又是为什么?这些成功修养之类是什么内容呢?一言以蔽之,不外修身养性,目的在使读者借它作为阶石,更爬高一步。这志在裨益后进的苦心是可佩的。前些年岁,我们这国度还是膏丹丸散,以至世传儒医,都是秘制秘传,秘方轻易不泄外人。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盖由来已久。今天,竟以成功秘诀,一不与己俱逝,二不贻之子孙,竟而公诸世人,则是以金针度人了,诚是慈航普渡。不过,不是说人生用不到修身养性,在当前这金针秘方是否急需,是否应使每个人斤斤于自己的成败,是待商量的一个问题。国家民族在这末严重的危难中,当务之急,应是怎样挽救她渡过这段险涛。不是现在个人的修养可以置之不顾,而是只顾个人,不管民族,实在急险万分。因为没有民族,便什么也没有。现在的趋向,所以使人危惧了。我不知将出什么样的结果!

二十九,六月二十五。

但是,我认为既然别人已经做了,我们还是不要打击他们,因为他们为了美敢于牺牲,敢于忍受痛苦,从某方面来说也是值得尊敬的。我们的所谓人造美丽和所谓的自然美丽是一样的,只是过程不同而已。人造美人同样是美化生活,悦人眼眸,也是为了让世界更美丽的一种积极的举动,让我们宽容一下人造美人吧!客观的欣赏他们现在的美,就象欣赏夺目的钻石一样,因为当我们在欣赏它们的时候,也是不会去想象它们在如此璀璨夺目之前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请忘掉他们过去的样子,承认他们现在的美吧!那也是和钻石一样的美。

流风通常称为时尚或摩登,到此风尚成为国家或时代之害或累时,则称为病了,故吾名曰流行病,盖与霍乱瘟疫同为害人类也。

千式百样的中国的刑罚,就不是暴君个人想出来的,全是奴才们的杰作。只就其中的死刑说吧,有绞,有斩、有凌迟数不清的样数。斩里面又有杀头腰斩的不同,这还都算粗活,称为细活的凌迟是割过几十刀子还不让死去。周逆作人在《自己的园地》里曾有过叙述。细活做好,不独自己得意,要喝酒,看的也扯长头颈叫好。好像看的和动手的都忘记在苦难中的就是自己的同胞。阿Q绑赴法场的时候,沿路一句戏也没唱,群众都觉索然寡味。欲望不能满足,这种心理,又怎足怪呢!

我从来都不喜欢把自然与人分隔开来看,我甚至都不认为人比动物高级多少,因为我认为人只不过是自然的一部分而已,说这话时,可能大多数读者会说我胡说八道,其实,事实就是如此,只是我们大家没有认清自己或者都不愿意承认罢了,事实上在很多方面,自以为是的人类还真是不如许多动物。就拿当今提得最多的和谐社会来说,去看看蜜蜂的王国,就知道我们还差得很远。蜜蜂在缺食物的时候,宁愿集体饿死,它们互相谦让,相互扶助。而我们人类,别说在缺食的时候,就是任何时候,都会有人吃人的现象,弄得人人自危,活得都很累。总之,这方面的证据太多了,我也不必一一穷举。这样,于我而言就没什么人为和自然之别了。

一九四二、二、二。

暴君的残暴,为了本身的分位,毕竟还有几分顾忌,暴君下的臣民都完全不管这些了。他们更忘了自己是侥幸者,只顾暴政在他人的头上,他们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安慰,因而变得更残暴、以至暴君的暴时常还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

奴才的残暴,一样的美。对于强烈反对,甚至无情打击和排斥人造美人的人。我倒觉他们大可不必如此残酷无情,我们都喜欢钻石,宝石什么的,这些钻石和石宝其实也都是由丑陋的粗料经过切割,雕刻,打磨等一系列的加工过程之后才变得这么美丽夺目的。甚至于几乎我们所有喜爱的东西都是人造的,我们既然能够欣然的接受这些人造的美物,又为什么连人为美化的人类自己也不能够容忍和接受呢?我虽然不赞成为了美而去做手术,因为在一个健康的人体上动刀子总不是什么好事,非自身的东西放入体内,一定会引起排斥的,身体的平衡被破坏了,就会紊乱,即便不断服用药物维持生理平衡,但任何手术后的病人都会有后遗症,比如容易形成血栓,腺体分泌紊乱等病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