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买张车票回家吧,母亲是一种岁月

随笔游记

文/孙道荣

妈妈在,家就在。

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 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 有一种爱叫做母爱。

儿子给乡下的老母亲打电话:妈,您最近还好吧?

但凡有妈妈的孩子,大都有一个可以回味,值得追忆的幸福的童年。

少年的时候,对母亲只是一种依赖,青年的时候,对母亲也许只是一种盲目的爱。只有当生命的太阳走向正午,人生有了春也开始了夏的时候,对母亲才有了深刻的理解,深刻的爱。

好,好。妈好着呢。

童年的幸福,来自于妈妈的笑脸,来自于妈妈在家中的守望,家中没有了妈妈,你便不会再笑。

我们也许突然感悟,母亲其实是一种岁月,从绿地流向一片森林的岁月,从小溪流向一池深湖的岁月,从明月流向一座冰山的岁月。

妈,天冷了,您的老寒腿有没有发作?要不要给您买件保暖的衣服?

小时侯,就像一个野孩子,整天在外面玩,只有饿了、累了的时候,才知道,回家。

随着生命的脚步,当我们也以一角尾纹,一缕白发在感受母亲额头的皱纹,母亲满头白发的时候,我们有时竟难以分辨,老了的,究竟是我们的母亲,还是我们的岁月?

我的腿没事,穿着棉裤呢,不冷。你的工资也不多,留着自己花吧,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妈,进家的第一句话,就是喊妈。

岁月的流逝是无言的,当我们对岁月有所感觉时,一定是在深深的回忆中。而对母亲的牺牲真正有所体会时,我们也一定进入了付出和牺牲的季节。

妈,前段时间工作太忙,没回去看您,要不这个月末,我抽个空,回家看看您。

看到了妈妈忙碌的身影,听到了妈妈的应答,心便安定下来。

倘若没有母亲的付出,母亲的牺牲,母亲巨大无私的爱,这个世界还会有温暖,有阳光吗?当我们以为肩头挑起责任也挑起使命的时候,当我们似乎可以傲视人生的时候,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突然发现,我们白发苍苍的母亲正以一种—充满无限怜爱、无限关怀、无限牵挂的目光,在背后深情的注视着我们。

你忙,就别记挂我,妈很好。没时间就别回来了,这么远的路,来回折腾多累啊。

中超竞彩,于是,开始找吃的。吃饱了,喝足了,便再跑出去玩。

我们会在刹那间感到,在母亲的眼里,我们其实永远没有摆脱婴儿的感觉,我们永远是母亲怀里那个不懂事的孩子。

妈,那我不和您多说了,有空我再打给您。

大了,踏进家门的第一件事情,依然是找妈妈。

往往是在回首的片刻,在远行之前,在离别之中,蓦然发现我们从未离开过母亲的视线,从未离开过母亲的牵挂。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们又能回报母亲什么呢?

好,自己要多保重啊。

来不及放下肩上的书包,就满屋寻找妈。

母亲是一种岁月,她担负着最多的痛苦,背负着最多的压力,咽下最多的泪水,仍以爱,以温情,以慈悲,以善良,以微笑,对着人生,对着我们!

电话挂了。儿子长吁了一口气,知道家里一切都好,自己就放心了。可他不知,电话那头,母亲还握着话筒,茫然地听着电话的嘟嘟声,迟迟舍不得放下。这是儿子几个月来,唯一的一个电话。他终于想起打个电话回家了,老母亲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妈妈看见了,笑着说傻孩子,背着个包,也不嫌累。

没有母亲,生命将是一团漆黑;没有母亲,世界将失去温暖。那么多哲人志士,将伤痕累累的民族视为母亲,将涛声不断的江河视为母亲,将广阔无垠的大地视为母亲。

这是我们的生活里,经常见到的一幕。这个儿子可能是你,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他。我的老母亲,也一个人孤单地生活在老家,平时,我们只能通过电话联系。每次打电话,从母亲那儿得到的消息都是,她身体很好,一切都好。问她需要什么,得到的回答也总是,她什么都有,什么都不需要,总之一句话,她很好,让我放心。

也许妈妈不知道,也许妈妈知道,找妈妈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累。

因为能承受的,母亲都承受了;该付出的,母亲都付出了。而作为一种岁月,母亲既是民族的象征,也是爱的象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