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取莲花净,喜气安稳

名言佳句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莲花。那是我的内心风暴,穿过很多绮丽的风景,翩然来到我眼前。

瘦与金,仿佛贫穷与富贵,凑在一起,居然有一种别致的味道和气息。

年龄越长,越喜欢喜气安稳的东西了。

也是我的名字。

是一个皇帝创造的一种书法体。

决绝喧嚣,回归宁静。是一种难得的自控。

小小的一朵莲。很孤洁的样子。轻而飘逸。仿佛气定神闲。其实内心里万千端倪。

但凡这种皇上,一定做不好皇上。果然,创造瘦金体的宋徽宗对书法和绘画的偏爱,让他沦为金兵俘虏。但正是心中这些对于书画的热爱,才使他在沦为俘虏时不至于落难到不堪的地步人的爱好,在生死关头总会拯救他。因为漫长的时光是无法打发的,这些爱好,可以与时间为敌。

少时,一定是雪要惊艳,衣要艳人,容要艳世。连那锦缎上的绿,我也一定要嫩绿。

家里有一朵小小的白莲。浮在水上。可以长时间保持盛开因为是假的莲。真的莲花,总有枯萎的时候。是害怕枯萎的。

喜欢瘦金体,是因为喜欢它的个色。

总怕来不及。张爱玲也怕来不及所以过年没赶上穿新衣会放声嚎哭。

所以,基本上不养花。

就因这叫法,分外有几分落寞的荒意。

中超竞彩,连画,也要看粘稠的浓秘的烈艳的比如凡高,比如高更。还有克里姆特,让人窒息的金色。《吻》,《水神》。散发着浓得不能再浓的颓废与情欲。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以绿色的蕨类植物为多。

像秋天长水。是寂寂的天空,有几声远走高飞的大雁,其实是含着人世间最饱满的情意的。远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想象,而这瘦里,就有了山的寒水的瘦。这金里,又有了人世间最真实的沉重和亮色。

那被指为淫荡的女子,蛇一样的扭曲的身体。让人欢喜。克里姆特,从来富有争论。华丽的精致,脆弱到崩溃不到极致的东西,总是无法让人过分沉沦。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许是岁数稍长,越来越喜欢干净的单一的东西的。饮食简明扼要,生活删繁就简。

第一次读到这三个字,就被吸引了。三个字里,跌宕出一种极为细腻的光滑与个色感。只这两个字联系起来,衍生出多么孤零的一种情怀啊。

而现在,不。

莲自然有它的一种风骨。听齐豫的《莲花处处开》,听出诵经的味道。莲花婷婷,超然于许多绝美的寂美之外。而赏花人,一定懂得莲的骄傲,了却俗念的清净。

再看字。真是瘦。绝非牡丹的肥腻,而是一枝清梅的瘦。枯而不甘。我喜欢那支棱出来的样子,一撇一捺都彰显出不同凡响的意味。看着一点也不洋气,甚至有些乡土,可是,一腔子里的血全是清傲的。

从前博客是鲜烈的戏子头像像烈艳的蛇,红的,黑的,交缠在一起。吐着芯子,不心甘,不情愿。夏天的时候,换成了佛家意境,不说佛,佛却在心中了。像怀斯的画我还是这样绝然地喜欢着怀斯。

所求所寻的,不过是人世间最干净的饱满。那莲花净,是一种对时间和生活的敬畏和体贴。

那份浓烈,那份傲岸,分外扎眼。

那么安静,那么凛洌。那么充分,又那么颓唐。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这是高更油画的一个名字。我的女友曾经特别偏爱这个跑到大溪地的男人。因为他抛弃了热闹的巴黎生活而跑到原始社会中去了。

也像宋徽宗这个人。偏偏不喜欢做皇帝,偏偏把心染在了琴棋书画里。

少时听戏曲总是睡着了。盼望着戏快结束能早早回家睡觉去。那时必佩戴着略着诡异的装饰,把头发弄得乱七八糟。

那也是叛逆的少年时想要做的一切。但万转千回之后,我更迷恋人间情意把生活过成一朵莲花。虽然听起来是一件迷茫而遥远的事情。

另一个皇帝李煜,南唐后主。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诗词,一切如命,当然也会一江春水向东流。

现在,总是觉得时间快怎么这么快一出戏就结束了呢?就完了呢?散戏时还有余味。不愿意离开纠缠于时间时,发现时光已经老掉了,露出了白胡须。不过几夜间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