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神祗和牧地中超竞彩,英雄挽歌

古典文学

当然,我说的尧熬尔,始终是那些群山草原上和风雨飘摇的帐篷里的尧熬尔,是自幼追赶牛犊、拾牛粪、接羔剪毛、用凶悍的牦牛驮运、骑马放牧四季迁徙的尧熬尔,是冻裂了双手的牧童、是晒黑了脸庞的牧女、是衣着稀烂的牧人、是那些熟知本族史诗善唱本族古谣的老人,是那些古道热肠的好汉如今,时间已到了公元21世纪的最初几年。壮丽的草原游牧生活的最后几天将迅速逝去,从前的一切都将结束,未知的一切已经开始。

汗腾格里即天神,汗就是君主、国王、皇帝、元首和神之意,腾格里是天之意。一般尧熬尔认为天神汗腾格里只有一个,部分人说有九十九个。孟柯汗腾格里或库克汗腾格里为诸天神中最高者,所有万物的最高君主。阿勒腾?嗄达斯意为金钉,即北极星,人们作为腾格里天神祈祷。

草原上的尧熬尔多是一些好客,心地诚实善良和粗犷质朴的人们。酷烈的气候、残酷的历史,貌似强悍、坚韧的人民,如果深究其本质,他们的很多北方游牧人一样,绝对是温情、人性和浪漫的。来自西伯利亚江河湖海和泰加森林的萨满教粗犷强悍外衣下的灵魂是充满人性的,有时甚至是软弱的。粗犷、勇猛和票缥悍中始终有一种北方色调的梦幻和感伤的东西。这是与他们的先民在寒冷的大森林,在人烟稀少的大草原生活有关吗?和一代又一代地看护灵性的动物有关吗?和他们相依为命的骏马有关吗?和萨满有关吗?

此刻,一种无比感伤的情绪。一种在深秋季节枯萎调零的野生浆果所发出的味道,哀婉又浓烈地弥漫在这山川草地上。

古代的神祗和牧地中超竞彩,英雄挽歌。于都斤?额客即大地女神地神或大地母亲。额客即母亲或女神。这一词源于纯洁的萨满教。于都斤?额客与汗腾格里相对应,即天神和地母相对应。类似汉语中的皇天后土。上有九十九个汗腾格里,下有七十七个于都斤?额客。于都斤?额客是古代草原帝国的国土镇护母神。这个神居住于鄂尔浑河河曲。

那些纯粹的尧敖尔牧人,尤其是那些如今已罕见的古典式老牧人,都是一些恪守古风,从不为金钱作恶的人,他们对自己的部落和民族是那么重视、认真和自豪。对部落和民族的古代风物万般珍惜。他们崇拜大自然,能用心去体会大自然的意义。像所有的游牧民一样。这也是古代萨满教和游牧民的传统。他们怀念过去那些穿白衣骑白马的萨满,坚信那是一些能产生奇迹力量的人。他们推崇端庄的礼节、安定稳固的社会秩序,热爱审美伦理的价值。

那是一首歌,歌里说的是早已杳无音信的善良心好的小妹妹,歌里说的是一个单枪匹马长途跋涉的英雄。这是最后一个善唱古谣的年轻牧女孤独的声音,这声音总是在腾格里大坂的悬崖丛林间和群山草地上,在漆黑夜晚的篝火旁,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响起这是一首旋律简单的歌,是一个受伤的孤独的灵魂一唱三叹般的感怀,那是多少伤痛呵!

瑙特格这一词在尧熬尔人中有狭义与广义两种解释。狭义的瑙特格即营盘牧地之义。在现代的中国游牧人中,瑙特格一词之演变,有时候甚至仅仅指牧户草场承包后那一片草地。广义的叫额客?瑙特格,指的是所有游牧人生活的草原地区。据见多识广的民间学者安江?罗布藏皂巴等人说,是指从兴安大坂和万里长城绵延到伊济勒穆仁及多瑙河,从萨曰德格山和西伯尔到唐古特人的青藏高原和我们的腾格里大坂的这一大片古代游牧人的家园。

动荡漂泊的历史使他们的性格具有谜一样的多重性、复杂性。他们融合了突厥诸族、蒙古人、印欧民族和唐古特人的特点。许多尧熬尔人的相貌上的多重性也正是由此而来。一个高山牧场的尧熬尔男孩,长着一个来自帕米尔高原的鹰钩鼻,突厥蒙古人雄健的身材和块头,还有几根来自东欧萨尔马特草原和伏尔加河牧羊人皮肤上的金毛遗传基因,游牧文化的传统都对他们的性格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对于世界的观念更多地和大自然一致。那些女人们,总是满怀着深刻的爱和温柔对待大自然中的一切,理解并热爱着大地上的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