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墓上,又一年了

名言佳句

正是江南好风景:

又一年了,毒风横吹着血雨,

东风吹逗着柔草的红心,

几千里的绿芜 成血茵,

大江边消失了年年秋草绿。

西风咽没了夜莺的尖唱。

流火、飞弹消毁了柔梦般村镇,

一枝芦苇,一道河滨,一个样,

春与秋催送去多少时光,

耻恨印记烙在每个男女的面纹,

受过洗礼,饮过葡萄的血浆!

他忘不了清波与银辉的荡漾。

春风,吹散开多少流亡哀讯?

又一年了!

墙外,金字塔尖顶塔住斜阳。(一)

正是江南好风景:

你又曾安眠在秋场的坟园,

墙里,长春藤蔓枝寂静生长。

桃花血湮没了儿女的碎身,

笔尖上的锐眼,

一片飞花懒吻着轻蝶的垂翅,

江流中,腐尸饱涨着怨愤,

到处看透了这古国的灾难,

花粉,蘸几点青痕霉化在墓石苔上。

火光,远方,近处高烧着红云,

你自然听到

安排一个热情诗人的幻境:远寺钟声;

春风,再不肯传送燕雏清音。

激起每个人的灵魂的巨响:

小窗下少女织梦;绿芜上玫瑰娇红;

正是江南好风景:

你早喜盼着

野外杉松低吹着凄清的笙簧;

到处都弥满搏战昏尘,

阿Q的众生相会激起愤怒的风旋。

黄昏后,筛落的月影曳动轻轻。

一线游丝黏不到游春人的足跟。

生前,曾不发一声呻吟,不沈入凄叹,

心中心(二),安眠后当不曾感到落寞?

朋友,四月天长你还觉春困?

投一支标枪黑暗中明光飞闪。

一位叛逆的少年他早等待在那个角落(三)。

你,卧在你的国土,

你的周围现在正演出民族的义战,

左面有老朋友永久的居室,

也有你的家乡,你的知亲?

血泊中的少年应记着当年的呐喊。

在生命里,那个心与诗人的合成一颗(四)。

正是江南好风景:

中国也有翻身的一天,

中超竞彩,对于他没曾有一点点的损伤,

遍山野一片秋烧春痕,

幽冥不隔喜悦的递传!

忍受着大海的变化,从此更丰饶、奇异。(五)墓石上永留的诗句耐人寻思,墓石下的幽魂也应有一声合意的叹息?

谁的梦还牵念着山软水温?

四郊全奏着周年祭的壮乐,

诗的热情燃烧着人间一切。

祭钟从高空撞动,滴血红殷,

听:风、雨、炮、火、是壮乐的飞弦。

教义的铁箍,自由锁链,

你,听清否?这钟声──

鲁迅先生逝世周年日作

欲的假面,黑暗中的魔法,

可还为旧江南的春日晨昏?

是少年都应分在健步下踏践。

他们听见了你的名字的光荣欢乐。

正在清晨新生的明辉上,

超出了地面的群山,

从一个个的峰尖跳过。(六)

不为将来恐怖,也不为过去悲苦,

长笑着有当前的挣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