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爱,有一种爱是索取中超竞彩

随笔游记

文/叶倾城
她倾身上前,轻轻叫一声:爸,爸,你听见了吗?父亲的头,微微向她的方向动一下,嘴里含混地唔一声。这是父亲给世界留下的最后声音。
她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常带她去大学的露天电影院看电影。开演前几分钟,她忽然跑去买冰棒,买好了一回头,所有的灯都灭了,黑黢黢的场上,无数黑压压的人头和背。试着向记忆里的方向走几步,全没有相关线索。一急,她带着哭腔大喊:爸,爸爸顿时无数此起彼伏的应答和笑声,十七八岁的大学生们,在占她便宜。她都快放声大哭了,父亲从人群里挤出来,微蹲身把她一牵。
有段时间,她不大肯喊父亲。岁月承平,没有革命也没有战争,青春的叛逆全投到身边至爱的人身上。跟家里人说话,老有种气鼓鼓的味道,动不动还顶他们一两句。一次为什么事,迫不得已要去父亲办公室找他。脚步踩在木地板上,激起巨大回声,她噤声不敢动。有人过来问她找谁,她一时混乱不堪,我是该说我爸还是父亲的名字?就噎住了。
有父亲的同事过来,是她该喊叔叔的,却死撑着只当不曾看见。那人道,胡老师在呀,你喊一声。喊?像小孩一样大叫爸爸?在这安静严肃的成人世界?太羞人了。
忘了是什么事这么着急,不能再等下去,她只得小声小气叫一声,爸声音像飞不起来的鸟,到半途就折翼跌落,连隔壁办公室的人也没回过头来。
脚步却匆匆响起,父亲从上一层楼急急跑下来。
时光是冷酷的跷跷板。她一天一天走向生命之巅,也就是父母缓慢地退场,她一直天真、糊涂、不大谙世事,父亲总说她长不大,说她到八十岁,还会是父母眼里的小孩。她却没想到,自己没那福分。
一昼夜的仓促,已足够决定生死了。
早上7点,刚吃完早餐的父亲突然呕吐;8点,他独自到医院打针;上午10点,她去医院看父亲,一眼看见殷红的血,正一点一滴输入父亲血管;中午,父亲转入危重病房;下午,她和姐妹们,把隐瞒已久的父亲病情向母亲和盘托出;傍晚,身为医生的二姐,听完主治医生的最后陈述,极力克制,尽量冷静地说:是,我们选择不手术。是,我来签字。早在三个月前,已经知道手术的徒劳。
而仍然一无所知的父亲,还在病房里,打听她北京的新居,絮絮叮嘱细节。父亲周身插满管子,每一根里面都是一个生的希望。他只觉不耐,说这针怎么总也打不完,屡屡想要调快点甚至拔下来。她连忙安抚父亲:房子装修好了,你和妈去住一段时间吧。父亲想一想:等明年春天吧。
夜深了,父亲渐渐睡过去。她宁愿相信这是睡,而不是时断时续的昏迷。第二天凌晨7点,父亲恍惚地醒一下,嘟哝几句,口齿已经很不清了,却都听得懂,是让在他身边守了彻夜的女儿们去休息。
8点,医生过来,喊父亲胡老师,父亲眼皮动一动,是残存的一点意识;8点半,再喊他胡老师,没反应,喊名字,也没反应。
她倾身上前,轻轻叫一声:爸,爸,你听见了吗?
父亲的头,微微向她的方向动一下,嘴里含混地唔一声。
这是父亲给世界留下的最后声音。而血压计上的指数,一格一格跌落8点53分,医生关掉了所有仪器。
痛与恨紧密相连。她自此不信鬼神,诸天神佛都瞎了眼;每一位桑榆暮年的老者,她都看着不顺眼,为什么人人都比父亲多了些时光。
深冬时节,她上班。看见门外有灰灰的微光终此一生,她都是无父的人了,天气与心态,一定悲凉。出门才看清是落雪,已经来不及,踩在雪后成冰的台阶上,一跤滑倒,哎呀一声。分明是叫天天不应,她却听见耳侧有低微的一声唔,跟父亲临终前的那一声完全一样。又一次,在遥远地方的父亲,回答了她的呼唤。
刹那间,她跪在冰冷脏污的雪地里,泪如雨下。
这一生,风来雨去,俯里仰外,她都会听见父亲最后那微弱的一应。
她只做了父亲三十年的女儿,而父亲的疼爱和宠眷,却要长长久久地,伴她一生。

中超竞彩 ,文/张峪铭 没错,爱有时需要索取一点。
妻子三天两头的给母亲打电话,一会找母亲要点芝麻,说她那芝麻搞得干净,炒的芝麻粉特好吃。一会找母亲要点萝卜干,说她的萝卜干吃得嘴里脆香脆香的。我不懂妻子,到菜市场一转,花几个小钱就能买到很多。
我记得在乡下教书时别人若送点什么土产品,妻子一点都不稀罕的,总是拒绝接收。为这事我还与她起了争执。我不是一个贪便宜的人。但我考虑乡里乡亲的,到你家来顺便带几斤花生,几升炒米什么的,无非希望你将他的孩子抓严点,你再怎么不喜欢,也要热情地收下,这不仅是对别人尊重,也免得别人尴尬。记得自那以后,别人送点东西,妻高兴地接下后总要让人带回点什么。可现在我们到了县城,生活条件也好了,妻子却爱沾起乡下母亲的小便宜来,今天要这个,明天要那个的。
奇怪的是,妻子的要求母亲总是爽快地应承下来了。
说真话,别人都喜欢自己母亲炒的菜,我是不太喜欢的。想当年初中读书时,母亲用罐头瓶装的菜极容易馊,看到别人的菜油滴滴的,我知道母亲没舍得多放油。她泡制的萝卜干我更是不喜欢吃,切的个头大,看相都不好,不等晒干就草草地装进罐子里,连辣酱也没拌均匀。我一点不怪母亲,一大家子人,生产队里又有超支,她必须忙忙碌碌,生活自然过得艰辛且粗糙。以致日子好起来后,母亲还是习惯性地珍惜地过生活。
可现在我竟发现了母亲的泡菜与先前有很大的区别。从乡下回来,妻子将母亲泡制的两瓶菜放在了桌子上,一瓶辣椒片,鲜红欲滴;一瓶萝卜干,焦黄养眼。切得细且匀称,腌得好且油多,真是色香味俱佳。我打趣地问妻子,老太太生活怎么越过越精细起来了?
不对呀!好像年前母亲为服侍老爷子心烦意乱的,常常打电话来唠叨。她自己也是这里不如意,那里不舒服,有时还流露出悲观的情绪。记得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劝她多调养自己,多休息。母亲在电话那头所答非所问地说:人老了,不中用了,也不能为儿孙们做什么事啰语调缓慢得有点凄凉。不想妻子竟从母亲的话里听出了画外音。
妻笑笑说,你们这些做儿子的,都忙着各自的事,哪将老娘放在心上。你们一年到头只是过年过节地回去一两次,老人有了被遗忘的感觉,心里当然失落。老人有的病其实是心理上的,让老人为晚辈做点小事,让他们感觉到我们还离不开他们,对他们是个慰藉。这时我才想起妻子为什么隔三岔五打电话问母亲讨些小菜什么的,为什么双休日只要没事就催我回乡下了
难得妻子这份孝心,我做儿子的有些羞愧。我决定在这个双休日回家时,夸夸老母亲的菜是那么的可口,那么的令我向往。我也让老父亲讲一段他过往的故事。我会求他说:你的故事是我创作的源泉,你不讲点我可就写不出文章了。
是啊,爱是给予,是陪伴,是感恩,是帮扶;爱是一席温暖的问候,爱是一种无言的惦记。但爱是细腻情感的表达,从另一路径也可抵达。以索取为借口,让父母感觉到自身存在的价值,不因生活平淡而索然,不因了无牵挂而寡味。索取一点能增添老人的一点生活色彩,索取一点可证明老人爱的能力还在。
索取,有时也是一种爱。

译/段若鹏 我生长在一个小镇。那里的小学离我家走着去只要10分钟。
我仅仅知道中午的铃声响时,我总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回家。母亲总是站在楼梯的顶层,向下对我微笑。她的神态告诉我:在她心中,我是惟一重要的。对此,我终生感激。
我永远忘不了三年级时的一个午饭时间。在校节目演出中,我被选为剧中的公主。母亲煞费苦心地陪我练台词。但不论我在家念台词多么自如,一上台,每个词都从头脑中消失了。
老师终于把我搁在一边。她解释说她已经为该剧设计了一个叙述者的角色,要我担任。她的话是亲切婉转地表达的,但仍然刺痛了我,特别是当我看到我的角色由另一个姑娘扮演时。
那天中午我回家时,没有告诉母亲发生了什么。但她觉察到我心神不安。她没有建议我们一起练台词,而是问我是不是想到院子里散散步。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格架上的蔷薇藤正在变绿。高大的榆树下,我们可以看到一丛丛黄色的蒲公英钻出草地盛开,宛如一个画家用金色的染料在我们的风景画上涂抹过。
我看到母亲漫不经心地在一丛蒲公英旁弯下腰:我打算挖掉所有这些草。她边说边连根拔起一株蒲公英。从现在起,我们只在这个园子里留蔷薇花。
可是我喜欢蒲公英!我表示异议。一切花都是美丽的蒲公英也是如此。母亲严肃地看着我:是的,每一朵花都以自己的方式给人以愉快,对吗?她想了想问。我点点头,感到高兴,我赢了。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公主,这并没有什么羞耻。这一点,对人们来说,也是事实。她补充说。相信她已经猜到了我的痛处,我开始大哭,告诉她发生的事。她听着,放心地笑了。
你将是一个可爱的叙述者。她提醒我:叙述者角色同公主角色完全同样重要。
在后来的几个星期里,她不断鼓励我,我逐渐对担任这个角色感到自豪。中饭时间用于念我的台词和谈论我将穿什么。
演出的那天夜里,我很紧张。开演前几分钟,老师走到我面前:你母亲要我给你这个。她说着递给我一朵蒲公英。它在茎上耷拉着,边已经开始卷了。只看它一眼,知道母亲在外边,想起我们那天中午的谈话,就使我振奋。
演出结束后,我带回家塞在戏装裙里的那朵花。母亲在一本词典中把它夹在两张擦脸纸之间。母亲一边做一边笑着说,我们也许是唯一夹留这样花草的人。
我经常回想起与母亲一起沐浴在柔和的太阳光中的日子,那些时刻是我童年的逗号。
几个月前,母亲来看我。我请了一天假,陪她吃中午饭。餐馆里一片喧闹,商人们焦急地看着表,谈着生意,母亲现在退休了,她和我坐在这些人中间。从她脸上我可以看出她喜欢工作。
妈妈,我小时,你呆在家里肯定非常厌烦。我说。
厌烦?家务劳动令人厌烦,但你决不令人厌烦。我不相信,所以又说:可以肯定孩子不像职业那样吸引人。她说:职业是吸引人,我很高兴我曾经有职业。但职业就像没扎口的气球,只有不停地打气,它才能保持膨胀。孩子是种子。浇灌它,精心照料它,它就会长成美丽的花儿。
当时,我看着她,想象着我们又一次坐在家中厨房的桌旁,突然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一直把那片褐色的蒲公英夹在那本旧词典中的两张折皱的擦脸纸之间。

母亲的爱,有一种爱是索取中超竞彩。父亲的无字短信 我的父亲是一个收棒子的
伤悲着我那苦命的父亲分页: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父亲,我就是你生命的延续深夜,为我而留的那盏灯总有些温暖在路上有一天,我们也会像爸妈那样老…别忘了给父母留一把钥匙爱,总是差那么一点点黑天鹅般的爱情,让人想哭一会…二十岁的我,六十岁的你…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爱情格言精选经典语录:人心本无染,心静自…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人际交往的质量80后把这44句话看懂再去生活…实现更大成功的十一个法则那些永不会落幕的梦想爱国的格言本文标题:父亲最后的回应本文地址:关于本站

百善孝为先 感恩格言 学会感恩分页: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有一种爱是索取母亲的爱书读不下去就回家那天起,我和妈妈彼此心疼母亲曾经嫌弃过父母的孩子们担待我们的父母请为你的父母骄傲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世上最感人的理想职场励志:摒弃浮躁,收获希望…励志故事:一次成功就够了事业成功必须具备的五项条件…巨人史玉柱下半场惊天逆转学校致家长的一封信快乐心情短语轩辕剑经典台词本文标题:有一种爱是索取本文地址:关于本站

有关母亲的格言 与母亲有关的名言
感恩母亲的作文分页: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有一种爱是索取母亲的爱书读不下去就回家那天起,我和妈妈彼此心疼母亲曾经嫌弃过父母的孩子们担待我们的父母请为你的父母骄傲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宝贵的四十条高考经验高考励志故事:妈妈说我是海鸥…写给高三考生:找准和解决自己…励志故事:三位建筑工人的不同…励志文章:我也有一个梦想18个月的创业经历,18句创业经…关于青春的经典语句穷人的自尊本文标题:母亲的爱本文地址:关于本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