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放弃,我们只有忍气吞声

影视文学

风水先生姓邵,名雍,世称百源先生,北宋理学家。

如今,二十岁出头的我们,都经历着被父母逼做着他们安排的工作、相亲、结婚、甚至生儿育女。很多人在抗争一段时间后,最后都徒劳地放弃了,顺从父母的心愿。但,其实所谓听话、孝顺不是你一味地迎合父母,按照他们的期待去履行为你设定好的人生。

两年后,乡亲们在村口含着眼泪给罗瑛送行,告诉她:一定不能放过那个撞人的司机,他把你们这个家都给毁了!

主人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边走边聊。此时正值杏子黄熟,行至离主人家的地不远处时,主人突然停住脚步说:先生,咱们不往那走了,先到村西地里看看。风水先生问:为什么?主人说:我家村南地里有几棵杏树,书上有一窝斑斑,你看南边杏林上斑斑乱飞,怕是有娃在摘杏儿呢,咱们这下过去,娃们一害怕,从书上掉下来摔着了咋办呢?风水先生将罗盘一合,放入褡裢,向主人一抱拳:主人家,你这坟地不用看了,埋到阿哒都是风水宝地,子孙必贤。

为什么?我很诧异。

罗瑛没见律师团,只是把湘儿的系主任叫了出来,跟他说:湘儿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还得继续添个麻烦,帮我联系把湘儿的尸体早些火化了。再派一个和湘儿关系最好的同学,领着我和湘儿把大连好玩的、他没去过的地方都转转。其余的事,我自己来解决,不能再给你们学校添麻烦了,也不能再让孩子们为湘儿耽误学习了。

伟大的放弃,我们只有忍气吞声。风水先生在这户农家住了几天,农妇一家待他十分周到热情,确是一户淳朴善良的人家。风水先生在附近看中了两块风水宝地,临告辞,他为感谢农家的招待,想报答,但因心中对那把干草耿耿于怀,就将次一点的那块地指给农家看:这是块风水宝地,将先人葬于此,家必兴旺。

事实上,他的这个逻辑并不成立。大学毕业那会,我父母也让我回去考公务员,但后来,我还是偷偷来了魔都,进了媒体行业,做着我喜欢的文字工作。尽管那段时间父母也跟我闹得很僵,但现在他们早已释怀了。而我另一个朋友,曾十分有勇气地对他父母说,也许未来我挣不到很多钱,没钱买房,也不能给你们养老,但我能够保证过得正直、快乐,你们还会认我这个儿子吗?他的父母只是对他说,只要你过的好就行,我们不需要你养老。当时我听完朋友的故事后,真想给他父母点一万个zan。

集团领导一时反应不过来,罗瑛顿了顿,说:湘儿给你们添麻烦了。

从前有位风水先生,进山寻找风水宝地,在山里走了几天几夜,迷了路,又饥又渴,疲惫万分。最后他终于从山上转出来,走到山下一个村子,见一户农家柴门开着,就气喘吁吁地过去叩门。一农妇正在忙家务,见风水先生叩门,就将他让了进去。风水先生问:大嫂,能不能讨碗水喝?村妇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正要递给他,又问了声:您怎么气喘吁吁的?风水先生说:在山里迷了路,又急又累,又饥又渴,嗓子眼儿都冒烟了。村妇转身从身边的草料筐里抓了一把喂驴的干草,扔到飘里,将水瓢递给风水先生:给你。风水先生觉得受了莫大的侮辱,但是,面对一瓢水,饥渴交加的他还是接过来,慢慢地吹着干草,小心地喝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实在无处反驳。我跟他也去过几家公司面过试,但结果都不如意。甚至一度让我心灰意冷,觉得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梦想就已经死了。

罗瑛说:湘儿四岁没了爸爸,从那时开始,我就没在湘儿面前掉过眼泪。孩子看见妈妈哭,那心得多痛

十多年过去了,双方未通音信。后来,风水先生又一次路过该地,见一户深宅大院的人家正在办喜事,一问,方知是本地最大的富户。风水先生上门,见大户人家的主妇,正是当年招待自己的那位农妇,那农妇已成了阔老太太。老太太对风水先生当年的指点十分感激,宾主晤谈极欢。风水先生忍不住问:大嫂,当年刚一见面,您为何待我那么刻薄,给我的水瓢里撒了一把干草?妇人一愣,继而大笑:先生误会了,您不是气喘吁吁,说自己几天又饥又渴,嗓子都冒烟了吗?我把水瓢直接递给您,您要是大口地喝凉水,那不容易把肺喝炸了?我给水里撒点东西,为了让您慢慢地小口喝。话未了,风水先生已泪流满面。

毕业前,我跟他在校门口的大排档就着龙虾喝啤酒,我随口问他,毕业后准备干嘛?那时候,毕业的愁绪笼罩着整个大四,很多同学都出去实习了,校园也空旷了许多。我和他依旧在学校里一起闲着,对于未来,我们真的没想好。那时候,同学间每当谈起毕业后要做什么时,都会摇摇头说不知道,一笑而过。

小傅媳妇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从前,有一户人家,请风水先生给父母看坟地。

N又接着说,你知道吗,我读小学的时候,我父母有一次要离婚,我哭了整整一个礼拜求他们不要离,我这辈子从没像那样哭过。后来也许是看我哭的太厉害,他们就没离成。但从那以后,我就尽一切可能地要让他们开心,害怕他们还会离婚。高二分科的时候,其实我文理科都差不多,本来想轻松些选文科的,但我爸让我选理科,我就选了理科。而我妈一直让我好好学习,不要早恋、不要翘课、不要打游戏,一定要考所好大学。

为了不使气氛太激烈,集团领导没让小傅露面,几个长官带着一个律师来见罗瑛。领导们做好了罗瑛痛不欲生、哭天抢地的准备从下车到现在,罗瑛表现得过于平静,他们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反正他们人多,每个人说一句好话,也可以抵挡一阵。有些事情,磨,也是一种办法,尤其是这样的恶性事故,就更需要用时间来消解。

过了一个星期,我问N:书看过了没有,莉迪亚是不是跟你很像?

系主任还想说什么,罗瑛说:湘儿昨晚托梦给我了,孩子就是这么说的,咱们都听他的吧。

我妈说在外面离家太远,都这么大了,也该成家。而且你也知道,在外面也挺苦的,工资不高不说,还要租房,管自己吃喝,每天下班后面对的都是自己。

中超竞彩,罗瑛和公交车集团领导的见面没超过十分钟,掐头去尾,真正的对话不过五分钟。罗瑛说:我请求你们两件事。第一件,希望你们别处分小傅司机;第二件,小傅司机睡眠不好,你们帮我转告他一个偏方十粒去核的红枣,拌上盐、油、姜煮熟,早晚热着吃,吃一个月左右,肯定管用。

N是我大学最要好的朋友。一起打球,一起翘课,甚至一起去开房。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喜欢玩游戏,从小到大,从CS玩到CF,从传奇玩到DotA、英雄联盟,曾在系里私下的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大杀四方,赢得MVP。而我则喜欢看书和电影。大学四年,他对我看的书和电影的不屑,就跟我对他玩的游戏不屑是一样,只不过,我看书的能力远不及他玩游戏的能力,至少我一次也没获得过MVP。

坐在座位上,汗还没擦干,罗瑛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不出来不知道,世界这么大。她的湘儿从那个穷乡僻壤走出去,真是太不容易了。

我以为这次也是这样,但他突然说:我有可能回老家。

罗瑛的话让小傅媳妇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藉机诉苦:从结婚就和老人在一起过。都是普通工人,哪买得起房子?一平方一万多的房价,不吃不喝两辈子也买不起。

嗯,回去。尽管当时他们没有离婚,但我知道他们过得并不开心。我想以后还是让他们多开心些。

时至今日,那场车祸已经过去五年了,但依然有大连人络绎不绝地来到高明村,不光是公交车集团的人,还有对此事知情的其他人。他们不光去看望年岁渐长的罗瑛,也为那个村庄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投资、修路、建新校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