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是必须具备的素质,谁是你唯一敢得罪的那个人

影视文学

文/维奈卡丹姆

文/汤小小

当近乎砸门般的敲门声在楼道里响起时,我知道,隔壁那对小夫妻又要上演一场争吵大戏了!

一个学业优秀的年轻人去一家大公司申请一个管理职位。他通过了第一次面试,主管进行最后面试,然后做最终决定。主管从简历中发现,这个青年的学业成绩一直非常优秀,从中学直到研究生研究课题,从来没有一年学习成绩不好的时候。

感恩是必须具备的素质,谁是你唯一敢得罪的那个人。那天,母亲指着电视上的飞机说:你小时候说,长大了,要为我买一架飞机,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半年多来,挑起争端的总是那个男人。而争执的理由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我没带钥匙,为什么半天才开门?我的拖鞋呢?上面全是灰,难道你没看到吗?把遥控器给我,天天看磨磨唧唧的韩剧,烦死了

主管问:你在学校获得过奖学金吗?

我小时候说过这么豪情万丈的话?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怀疑母亲忽悠人,那么久的事儿,她怎么可能还记着?

真正烦恼的,其实是男人。既然是男人,当然也包括我的老公。他在单位是个不高不低、不大不小的中层干部,在家里总会摆出一副干部做派:我不喝纯净水,给我沏茶!拜托,能不能把音响开小点?耳朵都震聋了!怎么又是糖醋鱼?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要少放糖!

青年回答说:没有。

母亲却如数家珍般,一口气说出十几个我曾经许下的诺言。

这些颐指气使的话,几乎每天都要在我的耳朵里过一遍。可除了喜欢摆臭架子外,老公还真没别的毛病。吵过几架后,我想想实在是无聊,便懒得再吵,心下暗暗琢磨:既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哪有舌头不碰牙的?再说人无完人,凑合着过吧。

主管问:是你父亲为你付学费吗?青年说:我一岁时父亲就过世了,母亲替我付学费。

八岁时,隔壁小丫比我考得分数高,小丫在母亲面前炫耀,气得老妈一个劲儿对我翻白眼,我不服输的劲给激发了出来,愤愤地发誓:以后,我一定次次考第一,让你抬头挺胸做人!

所以,吵吵闹闹的婚姻一维持就是五六年。可后来,我去了几趟老公的单位,竟然发现老公是那样的随和、大度,堪称绝对完美的没脾气先生对领导,阳光灿烂;对下属,春风满面;就连对门卫和勤杂工,也是笑容可掬!

主管问:你母亲在哪里工作?青年说:我母亲是洗衣工。

十八岁时,我要到南方一个城市去读大学,母亲一边帮我收拾行李,一边嘱咐我,上大学要好好读书,可不能学人家谈恋爱,把正事给耽搁了。我拍着胸脯,斩钉截铁地说: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我保证上学期间不恋爱!

难道,男人天生具有双面性格?这种疑惑一直困扰着我。

主管要求青年伸出他的手。青年伸出一双既光滑又完美的手。

大学毕业,留在了那个南方城市,离家千里,回家的次数少得可怜。母亲的电话每周都会准时追过来,问工作问身体,生怕我照顾不好自己。每次,我都对母亲说:妈,放假我就回去看你。

直到有一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想过后,隔壁门开了,出人意料的是,我没有听到那个男人习惯性的质问,却听到他惊讶地叫起来:妈,你怎么来了?真是的,你来也不给我打电话,我好去接你

主管问:你有没有帮助你母亲洗衣服?

母亲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最近给出的一些承诺。

原来是男人在老家当教师的母亲来了。她关上门,把儿子拦在楼道里。接下来,我听到了一段最真实的母子对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