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沈腰潘鬓消磨,穿过你的白发我的手

随笔游记

早晨七点半,我悄悄起来给老公去买早点,当我走到一楼时,我呆了,一楼的凉椅上,躺着我的母亲!妈!妈!我冲过去,妈,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母亲居然在这冰凉的椅子上躺了三个小时!她为了怕打扰我们,竟然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躺了三个小时!我怎么能原谅自己的自私和无知,我怎么只顾得小夫妻恩爱而忘记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母亲回去了没有?母亲抚摸着我的黑黑长发,妈没事了,就是血压高,已经好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当母亲抚摸我的长发时,我才发现,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母亲什么时候有了第一根白发?母亲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白发?为什么我居然都不知道?!我是个多么不称职的女儿啊!

要不要将病情如实告诉爸爸?

事实上,这么多深切的强烈的情感,最后都用来抵御了那些具体的咬啮的小烦恼。你住院第一天,同病房的小宝宝哭足整夜,声音回肠荡气绕梁三日,我只得用毛毯蒙着你的耳朵靠着你坐到天亮。

过了几天,我往家里打电话让母亲给我包点粽子,她包得最好吃,但家里却没有人接。我打父亲的手机,父亲说,她住院了,你妈没有让告诉你。

走了几家医院,见过不少医生,所有的医生都判定无手术机会。但很多医生,在一个不超过5分钟的门诊诊疗过程中,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应该按照治疗规范,接受化疗。如果不化疗呢?不化疗,那就是等死,就是放弃。三甲医院的医生们,有的面无表情,有的将我踢皮球一样打发给其他科室,最好的,露出遗憾的苦笑,同情地看着我说再见。

衣带渐宽,当然不悔!何止不悔,简直就是窃喜!可是令我连憔悴疲惫都一并甘之如饴的人,也只能是你吧,儿子。这么说来,你不是我前世的债主又是什么呢?

上礼拜远方的姑妈回来了,母亲打电话说,你姑妈来了。姑妈来了我当然要回去,母亲见了我说,怎么又瘦了?其实她不知道我在减肥,母亲却让我张开嘴,她看看我的牙龈,说我牙龈太白,肯定是血糖低。临走,她塞给我1000块钱,让我买零食吃,我理直气壮地收下了。其实她一个月的工资只有500块,我月薪三千却还要拿她的钱,也许从小拿惯了吧。

这是一位肿瘤患者家属的真实感受,提出了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去尊重一位病人不做化疗的决定,社会又应该如何真切地让每一位成员都能更有尊严地活到最后。

早上打水路过护士站,相熟的护士小姐说:你手插在裤兜里走路的样子挺帅啊,可是提着热水瓶容易保持平衡吗?

其实我知道她是想和我多呆一会,她说的事情都是家长里短让我很烦,我不爱听她唠叨,总是不吭声所以,我越来越懒得回家,多耽误时间啊,再说,回去一次要倒几次车,我总是想买个车,母亲又坚决反对,说养不起,又不安全。

妈妈反对:怎么说?爸爸,你没治了,没希望了。你这是恐吓他,我坚决反对,不允许。姐姐反对:为什么大多数癌症病人的家属选择不说实情?因为不说破,还有希望。没有希望,你让爸爸一天天怎么过?姑姑也反对:这样太残酷了,就让他糊里糊涂地过日子吧,病情重了,他自己就猜到了。

等在手术室门口的那段时间,我把平生对你愧疚的事翻来覆去忏悔,折腾到最后,就觉得似乎你有生以来的这些日子都是在我的魔爪之下,水深火热地过来的了,恨不得把之前的那个魔鬼妈妈给打垮了拍扁了揉碎了挫骨扬灰。天使妈妈的光辉开始在我心里无限发散,恨不得等你从手术室一出来,只靠着铺天盖地的爱就能像白云一样慢慢地把你浮起来。

文/雪小禅

晚上无法入睡,想起小时候的许多场景:我坐在三轮车上,大热天,家里的母猪下了小猪,我和爸爸一起去卖;家里收的稻谷要送去脱壳,爸爸划着船,我坐在船舷边,看到河里有蛇游过,大声尖叫;妈妈生病住院,爸爸骑一辆自行车载着我们去看她,后面坐着姐姐,前面坐着我,我们喊着口号,为爸爸上坡加油往人心深处看,多少爱,影影绰绰。

麻药的药力失效以后,你大概是真的很痛,忍不住要翻来覆去地念我好痛啊,我好痛啊.我装作很疑惑地盯着你看半天,感慨说:看来医生把哪个零件搞坏了,这台录音机卡带了,怎么办呢?妈妈修一下。然后伸手按一下你的额头,摇摇头说:不对,开关不是在这儿。再拧一下你的耳朵,你皱皱眉头,停下念经,我说:嗯,对了,看来开关在这儿。你开始咯咯地笑,说:不对,不对,不是左面的耳朵。我搂着你,端详一下说:可是你右边没耳朵呀?你吓坏了,赶快摸自己的耳朵,大声喊:明明有耳朵!妈妈你骗人!哼!然后你就开始和临床的小朋友热烈地讨论起各种动物的耳朵来。

住在母亲的掌心 母亲,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
原来,母亲一直活在我的心里分页: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一个女孩儿的十年:她的爱情让…2013年最美孝心少年事迹老板,你能请我父亲吃饭吗?若世上只剩一人愿意为你做20…招手让那些讨厌的人,都成为我们的…母爱是一张饱满的弓父爱相随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从初创到管理:史玉柱对创业者…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幸福,是能够听从自己的内心生…一个高职生的升职神话刚上大一的时候老鼠的心经历风雨,共同努力本文标题:穿过你的白发我的手本文地址:关于本站

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有不少医生真正感兴趣的是肿瘤细胞,而非人。他们对如何杀死癌细胞有斗志,但对得了癌症的人如何有尊严、有质量地生存,缺乏兴趣。

你今天出院时,穿着我准备好的新衣服,潇洒帅气,被医生护士病友司机称赞了一路。我呢,额头上伤痕宛然,脸上有花粉过敏的红斑,眼尾给蚊子咬的包像颗红痣,痘痘足足培育了十几粒,簇拥着嘴唇上亮晶晶的水泡。黑眼圈和眼袋就更不用说了,比烟熏妆还魅惑。梳头发的时候时有白光一闪,触目惊心。

有一次着急回家找我的英语六级证书,看到母亲脸色不好,我以为她又血压高了,我说你要记得吃药,然后就翻箱倒柜地找证书,我的东西母亲没有动过,我的闺房还是走时的样子,找到证书我就走了,头都没有回一下。

不化疗就是放弃吗

病房里有多的空床,可是你说:妈妈我睡着了如果感觉不到你在身边,我会害怕的,我一害怕就会哭,我一哭我的伤口就会疼的,所以妈妈你等我睡着了也千万不要走开好吗?

我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她想念她的女儿,即使听听我的声音她亦是高兴的

我觉得自己陷入一张说不清道不明的大网中。我痛恨人们将糊里糊涂不能承受打击这样的话用在我的爸爸身上,我无法接受人们以可怜、惋惜的目光看我的爸爸,我近乎歇斯底里地认为,亲人们远远低估了我的爸爸。但没有亲人们的支持,特别是没有妈妈的同意,我不敢也不应该擅作主张。

温暖一生的故事,寄托一生的梦想,感动一生的情怀,执著一生的信念,成就一生的辉煌,炮烙一生的记忆。谨以此站献给所有默默耕耘、磨砺&nbsp&nbsp&nbsp

温暖一生的故事,寄托一生的梦想,感动一生的情怀,执著一生的信念,成就一生的辉煌,炮烙一生的记忆。谨以此站献给所有默默耕耘、磨砺&nbsp&nbsp&nbsp

好的,爸爸,我们明天就出发。

你看,我就是这么没心没肺不靠谱又恶趣味的妈妈。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术前谈话,医生打开他那个装满手术失败图例的文件夹时,我的汗顷刻间就把衬衫打湿了。娃娃脸的医生叔叔看我不断扯纸巾擦额头擦鼻子擦眼睛,口气只得越来越和缓,最后他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啦,手术的成功率还是在80%以上的。哎,你别紧张哈,我说的是打开如果是最差的情况,成功率也有80%.哎,好了,好了,没事了,那种最差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哎呀,哎呀,不用太担心,我们主任是这方面的权威,每年这样的手术我们都要做成千上万例,没什么问题的。哎,你先签字吧,这盒纸巾快给你用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