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鬼计一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苏秦凭什么称为中国古代第一谋士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中超竞彩

客厅里走来一个好大的男人,看到我之后他的脸色瞬间铁青,不自觉的倒退了几步,额头冒出冷汗:“李…李明!…你…你……怎么…”

罗杰·摩尔的七部007电影中,《生死关头》的大反派是007史上首位黑人大反派,也是唯一拥有国家元首身份的反派,故事集中在加勒比海地区,苏东集团并未出现。

苏秦凭什么称为中国古代第一谋士

“你瞎扯什么……快快睡觉!”姑丈把电灯关了

▲电影《高机密》截图

成功学就像心灵鸡汤,闻着很香,但并不靠谱。是时候想想如何修炼自己了,一本书并不能改变自己的思维。那只是一本书而已。有人又要问,《史记》、《战国策》不都这么记载的吗?这个记载导致的结果是让后世无数人去寻找《阴符经》的下落,甚至清朝晚期龚自珍也说过“美人捭阖计频仍,我佩《阴符》亦可凭”的诗句。可见古人对阴符经有多重视。书,当然是好书。但是很多人造成一种误解,苏秦是凭《阴符经》成功的,张良是靠《素书》成功的。那么真相真是这样吗?

“一点消息都没有!”姑姑摇了摇头

前两年,007系列的第24部作品《幽灵党》上映,有影评人慨叹,在失去了冷战这一背景后,007系列也失去了大的假想敌,因此故事每况愈下。

假设没有苏秦,那么六国还能合纵成功吗?当问这个问题时,80%人的回答是会。理由是就算时代不选择苏秦,也会选择苏代,苏厉,反正拯救六国使命的大任就交给老苏家了。可是答案真是这样吗?我们通常理解的纵横家们往往是起着一个中介、皮条客的作用。这个回答的背后有个逻辑,因为苏秦是鬼谷子的徒弟,而且又读了《阴符经》,所以他成功了。如果我读了《鬼谷子》、《阴符经》,所以我也能成功。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逻辑告诉我们,矮油,有一个牛逼的老师和一本牛逼的书,就成功了90%,真是这样吗?我的答案:不会。先从中介说起,近风头频繁投资自媒体人,动辄上千万,甚至过亿的投资,让人热血澎湃。于是很多人认为只要找到风投,那么下面就等敬候佳音了。

每一间房里都布满了蜘蛛丝,可见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如果没有这些事,我们一家人应该可以幸福的生活在这栋宅子里。

▲电影《海底城》截图

我的老朋友某帅说,商业逻辑支撑的商业模式,以及给风投创建的商业情境才是关键的。风投是生意人,不会谁都给钱。而是你和你的项目能否成为那个让风投心动的人。某帅打趣说,你觉得只要是中介就可以,好,我现在给你个消息,某个上市公司打算做一笔上千万的订单,你去谈吧。我帮你注册公司,你能成功吗?其实结果显而易见,被保安扫地出门!某帅的言外之意是说,这个中介不是谁都能当的,一些B2B自媒体本身就是商务合作环节上必不可少的一环,起着桥梁作用能融入产业,提供服务,同时其本身对行业,对产品的深耕是不可复制的。尤其是时代,机遇,转瞬即逝。所以苏秦的作用,并非只是中介,其顶着六国宰相,六国诸侯座上客的光环,以及对时局掌握,个人素养是别人所难以复制的。

我穿梭在树林里,望见不远处已经陈旧的老宅子,这是从爷爷父亲那一代一直留下来的古宅,模糊儿时的记忆,画面回荡在脑海里。

如果站在当下回看007的历史,我们会发现那恰恰是007好的时代。

有一种无奈叫你骗了自己,你却还不知道

“阿…奎…!”奶奶的表情很僵硬

2.细数罗杰·摩尔的007系列电影

“行!那姑姑在家里等你。”姑姑带着我的行李就走了

▲电影《黎明生机》海报

少小离家老大回,这是我离开村子10年后回来的第一趟。

在罗杰·摩尔之前,007已极卖座,却未赶上电影市场的全球化,口碑和票房仅限于西方世界,又限于拍摄技术,以今时眼光来看已嫌不过瘾。唯一能令人至今惊叹的,也许只有从《黄金眼》开始的座驾阿斯顿·马丁DB5。

阴谋鬼计一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苏秦凭什么称为中国古代第一谋士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我不是这个意思…”姑丈

▲晚年时期的罗杰·摩尔

我点了点头,姑姑的表情很奇怪:“怎么了吗?”

《金枪人》“基情洋溢”,出身克格勃但早已转型职业杀手的大反派与007倒也算是棋逢对手甚至惺惺相惜。

“其实…其实他们半年前就过世了…一点的预兆也没有!我发现他们的时候就坐在这个门槛前。”姑姑的眼眶红了

这位刚刚因癌症去世的第三代007,也是到目前为止,历任007中跨度时间长、出演影片数量多的一位,从1973年拍到1985年,从46岁演到58岁。他的诙谐风趣,加上邦女郎的诱惑,还有神乎其神的装备,构筑了几近完美的特工梦。

姑姑伸手拍了拍胸口,一阵冷汗:“吓死我了啊…吓死我了!”

▲电影《生死关头》剧照

夕阳西下,姑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阿奎,醒醒…醒醒。”

罗杰·摩尔的007时代,正是该系列在故事背景和电影技术达到相对平衡的时代。技术的进步容易理解,故事背景呢?

我顿了顿看着老宅子:“姑姑,我想在这呆一会就过去。”

《高机密》有了苏联的直接参与,007必须抢在苏联之前夺回或摧毁可使导弹系统瘫痪的发射机,但大反派仍然不是苏联,而是想把发射机出售给苏联的中间人。

“你在看什么啊,阿奎。”姑姑询问着我

《八爪女》一上来的架势,貌似苏联人成了大反派,将军买通恐怖分子,将核弹运入西德,打算炸死北约高官,令苏军可以趁机入侵西德,但随着故事演进,我们才发现终极大反派是流亡的阿富汗王子与另一位富商。

“我记得这条路应该很近啊!”我很疑惑姑姑怎么了

《海底城》倒是出现了较多的苏联元素,邦女郎便是苏联女特工,但与007却是合作关系,二者合力对抗野心勃勃的船运大亨,粉碎其用核弹摧毁纽约和莫斯科,消灭美苏两个大国,进而控制全世界的阴谋。

姑姑脸色一下就暗淡了;“你说…你看到他们了?”

罗杰·摩尔之后,电影市场开启真正的全球化,新兴市场带来的丰厚利润使得007系列不惜成本、更加夺目。但与此同时,电影技术的发展、题材的多样性、观众见多识广导致的挑剔,渐渐使得故事套路单一的007出现疲态,即使依然卖座,但不买账的人已越来越多,难掩没落之势。

深夜我口渴出来倒水,听到了姑姑房里传来的声音。

在资讯并不发达的时代,太旧的片子看不到,太新的片子也看不到,跑到旧时录像铺里搜寻各种电影录像带,都是近些年来上映的。所以,我与许多80后同龄人一样,并不知道007有几代演员,只知道罗杰·摩尔,他就是詹姆斯·邦德。

回到了姑姑家里,我静静地坐在客厅里:“姑姑,这些年还是没有我爸的消息吗?”

冷战结束后的007,不再有克格勃这样的对手,他只能面对那些真正的亡命徒,沦为“高级的警匪片”。正如《幽灵党》里那句台词:“就像容易破碎的玻璃一样,间谍也在慢慢消亡,这是宿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