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生活,那一世的月光

古典文学

  再漂亮不知感恩,

  时光流逝,往事恍如昨日。

  云澄澄到达成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两脚刚落地,就听见江筱遐尖高的声音:“澄澄,澄澄,这儿呢!”只见她使劲挥舞着胳膊,从人群中挤了过来,给了云澄澄一个大大的拥抱。耿炎两手抱肩,侧着头,站在不远处嘻嘻笑着,高大的身材在人群里看起来有些乍眼。

  我的果园,一年又一年。有时我在想:过了的事,轻轻放下,就是轻松。有些不顺,淡淡看开,就是历练。

  是否谁会祭奠那些略带哀愁想你的夏季。

  她从生着青苔的井台上拿过一只铁皮桶,扔进井里,提上来半桶凉凉的井水,开始简单的洗漱。然后回到屋里,拿起梳子,随意地梳理了一下头发。掉漆的木头书桌上,放着一面蓝色塑料外壳的镜子,云澄澄过去照了一下,镜子里映出一张年轻白净的脸,面色红润,眼神明亮,乌黑浓密的短发,笑起来嘴角漾出两个梨涡,有几分俏皮。[由整理]

  有许多人,深深记住,就是幸福。风雨中生活,给自己一个微笑,给身边一个温暖,把快乐装在心中,善待家人友爱朋友,心怀感恩乐观向上。

  那些惨淡痛苦伤心的回忆,

  云澄澄忙说:“不用了,不太重。”耿炎已经把包甩在了肩上,大步向车站外走去。

  也是垃圾一堆;

  我也不再是你心中的唯一。

  “你还不来帮忙拿行李?!”江筱遐偏过头去,冲耿炎嚷嚷。

  人活一世,[由整理]

  昨夜又不时想起了你,

  “你上次电话里告诉我,给我买了冲锋衣,我就把我那件给了一个学生。虽然有点旧,但是压风,她冬天翻山路来上学,能用上。”

  美丑无所谓,

  或是因为你,我遗忘了过去。

  云澄澄现年二十六岁,2001年大学毕业后,回到江南的家乡做了公务员。大学时的专业是社会学,工作不容易找,父母托关系帮她在教育局谋了一个职位。干了两年,她觉得机关的工作太沉闷,复杂微妙的人际关系也令她有些头痛,于是她申请了留职停薪,到西部山区支教。

  再普通心怀感激,

  是否谁会怀念那些惨淡忧伤不舍的离绪。

  “谢谢啦!我觉得国产品牌也不错啊,我都穿了几年了。”云澄澄呵呵一笑。

  良心好才最美。

  不知今昔又为何提起。

  “好嘞!”耿炎应声而至,抢过云澄澄手里的登山包。

  不知为何又想哭泣。

  到家后,江筱遐迫不及待地从自己的登山包里掏出一件玫红色的冲锋衣,给云澄澄看:“这件就是我新买的,带配套抓绒衣,好看吧?”

  漫溯忧伤,解开那深邃的奢望。

  “往返价钱差了一千多的吧,这么多钱,可以给我们学校办个图书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