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最美的养生人,以食为天

古典文学

  ——黄亚利

  如今的市图书馆是灾后重建的新馆,位于利州广场南侧文化路588号,毗邻广元市博物馆、广元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广元文化艺术中心东区。新馆建筑面积为6373平方米,馆藏总量20万册,共有13个服务窗口对市民开放,可供读者阅览的有400余种杂志、60余种报刊以及50台电脑用于免费上网和查询资料等,能同时接待500位市民看书阅读。2013年7月起市图书馆新馆启动试运行,现已正式对外开放服务窗口20个。有少儿、报刊、电子、盲文阅览室、社科书库、自科书库、读者自修室、古籍图书室等服务窗口。

  安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楚天放每一天也是按部就班的跟着驾驶员和一水值班,每一天两个班,合计八个小时。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时光,其实是无所事事的。公元2000年,远不是此刻通讯发达的样貌,每个人都有手机,随时能够登录网络。那个时代,其实也就是在不太遥远的十几年前,手机是绝对的奢侈品。确切的说,只是有了手机的概念,砖头一样的大哥大是有钱人暴发户的象征,BP机还残留在江湖,手机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还是遥不可及的东西。那个时候的实习生,除了拿着书本学习,还真没有多少的去处。西贡的雨季,远远望见一片云彩就得关舱,应了那句歌词叫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因为装的大米是怕湿的货物。装装停停,货舱开开关关,一晃十几天也就过去了。楚天放喜欢这样的节奏,期间他又下地出去了两次,无非也就是喝喝当地啤酒吃吃当地海鲜逛逛当地的小街看看当地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的姑娘。

  风说,我忘记了雾霾

  如今,走进设计独特的新图书馆馆大楼,整体造型宏伟大气,宽敞明亮。便捷的现代化管理,环境清幽的就读环境,都使人流连忘返,顾盼生辉。就说位于一楼室外的阅览室吧,明亮通透有五层楼高的玻璃天花板,不但能让读者遮风避雨,还能同时享受到阳光的温暖。在那里新增添了造型别致的新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介绍家乡风貌以及本土作者的书籍与画册。在书籍中央,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各种鲜花和造型别致的艺术盆景,其本身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偌大的厅,环境清幽雅致,别有情趣,是读书人的好去处。

  到了月底,是盘算发伙食费的日子。

  因为天空飞舞着风筝

  环视四周的墙面,图文并茂,随时都有专业或业余摄影爱好者的摄影佳作定期展出,让读者大饱眼福。阅读环境就其面积就增加到旧图书馆的很多倍。如果你有闲情逸致,在某一个天气晴好的下午,亦或是细雨霏霏的清晨,坐在这安逸的沙发上,手捧一本心仪已久的书,累了看看天,乏了听听雨,偶有暗香浮动,时受艺术盆景的熏陶,一阵飘渺的轻音乐从耳旁掠过,真是一种难得地的放松和享受。[由整理]

  在餐厅——船上叫做大台——的墙上的明显位置,挂着一个笔记本,是船上的意见簿。翻开第一页会看到声明一样的文件,颇有毛主席《纪念白求恩》的风格。[由整理]

  雨说,我忘记了寒冷[由整理]

我们是最美的养生人,以食为天。  跨进图书馆二楼,那里有社会科学书库图书借阅室和报刊、少儿阅览室各一间。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图书借阅室内有专供读者存包的电子箱,借阅室内新添置的一排排整齐的书架,桌椅、一批崭新的书籍和杂志,馆内工作人员也有新来的年轻人。总之,一切都有新的变化。

  各位同舟共济的弟兄们:

  因为冰雪已然消融

  图书室的书籍归类整理有序。如果你要借阅图书,只要在旁边计算机上,输入你想要借阅的书籍名称或者作者名字,就能在浩瀚书海里,一秒钟搜索到,再按编号索引寻书,便能快捷地找到你想要借阅的书籍。以前市民来借书都是全手工填写借阅记录,不仅仅耽搁时光,偶尔还会出错。此刻借阅书籍,只要工作人员用扫描仪一扫需借阅书的条码,书籍的名称、数量和借阅人的信息就被准确的记录在电脑里。与老馆相比,新馆借阅流程已完全实现自动化,省去了以前手工操作的繁琐。

  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多赚钱,跑遍了五湖四海,我们更要持续我们最重要的赚钱资本—强壮的身体。为了在吃好喝好身体好的状况下,更多的赚钱和工作,特广泛的征求弟兄们的推荐和意见,望大伙基于善意和帮忙的原则,如果对伙委的伙食工作或者其他方面有
什么想法,办法,意见,推荐,请即时踊跃的随时提出,写在此意见簿上,不用署名。但不要胡写乱画,更不要谩骂。我们欢迎批评与自我批评,我们争取在公平公开公正,廉洁清正的原则下,虚心听取弟兄们的意见,更好的协调工作,为大家服务,争取使“CATHY”处在民主,团结,祥和,融洽的氛围中,以便使弟兄们每时每刻都能舒心愉快,安全开心的工作和生活。

  白云说,我忘记了滞重

  新图书馆三楼是电子阅览室、自然科学书库、少儿外借室、过期期刊库房。四楼是古籍图书库、资料查阅室、自动化部、读者自修室、工具书库及多媒体视听室和报纸库房。五楼就是图书交流书库、学术报告厅以及和工作人员办公区域。

                                                   伙委会

  因为棉朵儿飞到了晴空

  环顾四周,每个阅览室都是窗明几净,比原先宽敞明亮了许多。

                                             2000年7月30日

  树木说,我忘记了冬装

  但我还是觉得藏书不够多,新书还不够新。我去的时候正是正午时分,偌大的图书借阅室只有一位40岁左右的女士在挑选需要借阅的书。在报刊阅览室有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看报,一会儿老人拎着菜篮也回家了。我一个人在杂志室翻阅杂志,感觉清冷得很。也许是午休时光,大家都回家吃饭了吧。本想借两本杂志回家慢慢欣赏,得到的回答是:不外借。好失望。前几天去还书,正好是假期,来借书还书和来那里自修的学生多了很多,也有许多家长带小孩来此阅读的读者。大家都自觉持续着那里应有的宁静。那里真是学子们看书复习的好去处,我不禁自叹道!

  远洋船上的伙食,和陆地有些不一样。通常公司按着人数每人每一天五美金的标准,有的待遇好公司给的标准更高些,(此刻的标准有所提高,但是运行的体制改变不大)。公司把每月的伙食费发到船上以后,一般由船上直接管理。远洋货轮四处航行,到的港口是不一样的,伙食的开支也会不一样。一般来说,环球航线的标准足够在各个港口买到足够的食品蔬菜之类。坦白说,在中国国内的港口或者东南亚这些地方会剩下不少。这也是很多老船员喜欢航行东南亚的原因。当地人划着小船过来,满载着食物。船员能够拿白糖化肥之类的地角货来换伙食,这样就能够节省伙食消耗,分到更多的伙食结余。就是老海员说的,从牙缝里抠出来的钱,为了更好的管理这些结余,船上会成立一个伙食委员会,简称伙委会。从几个部门挑选出人来,一般甲板部由二副,水手长,加一个水手。轮机部由二管轮,机工长,加上一个机工。事务部有管事和大厨。此刻公司为了节约成本,精兵简政了。管事由二副烟波兼职,这样就自然的成为伙委会主任。我们有时候会很郑重的称呼他烟主任,除了亲切,更多的是戏谑。

  因为玉兰树枝头一片葱茏

  好怀念以前的图书馆。记得那时旧图书馆有一株年代久远的大树,很有历史的沧桑厚重感。旧图书馆,虽然很小,但也很温馨;虽然很旧,却也能感受到书墨飘香的味道,虽然书较此刻少,但却近在咫尺,杂志还能外借带回家慢慢品味。只可惜此刻的新图书馆离我家相去甚远,再也没有随时把时尚杂志带回家后的欣喜了,再也没有那种夜品墨香意无穷的惬意了(我是买书不读只借书才读的人),再也没有近在咫尺随时借阅的方便了。但社会在进步,人类在发展,新图书馆多功能的广泛使用以及便捷高效的现代化管理所带来的便捷以及其他诸多变化却能惠及更多的市民,却是不争的事实。

  中午的时候,伙食供应商上船了。那里的人居然会说中文,虽然不太熟练,却也够理解他的意思。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图册来,上方有中英文的蔬菜名称,配着实物插图,生意做得真是无微不至。在更老的一些海员中,很多人的英语是过不了关的,有的甚至一点都不会。劳动真是产生智慧,一本小册子,直接用手语就够了。当然不是每个港口都这样,实际上是很少有港口这样做。

  春天来了

  “送蔬菜的上来,凡是没有活的都来砍价,别觉得不好意思,我们得像老太太一样。你不要怕磨,钱是弟兄们的,咱们得争取最低的价钱。明天来了要价格单子后让他们等着,找出最低的来还要往下压,以前就是这样干的。”

  暖人的春天来了

  大厨宋建强是南通人,瘦瘦的和楚天放一样。除了吃饭做饭,他基本上都是叼着一只烟。按着此刻的说法,这个家伙有民族主义倾向,但这些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很风趣的人。

  燕子在屋檐下呢喃

  “唉,英语咱也不会,越南语咱也不会。你说这越南大清朝的时候还是咱们中国的,如果坚持到此刻,肯定也普及普通话了,咱们买菜也就方便了。”

  它第一个发来春天的短信

  “你太不出息了,那样的话还在船上做饭买菜啊。估计早就登陆做领导了,怎样也得在陆地上弄个公社书记当当”,
这个时候如果黄伟强在场的话就有意思了,“到时候你能够弄俩广播员。”

  春天来了

  回想起来,楚天放一向也没有搞懂为什么要弄俩广播员。大概以前的公社书记随身携带广播员就像是前些年的老板们雇人专门戴着墨镜为自我拿着大砖头电话一般,感觉相当不错。这当然是很多人的梦想,怪不得让这个黄师傅无限景仰。

  醉人的春天来了

  第二天上船的供应商是一个年轻的越南女人,比较亲切的是她会讲汉语。这个女人有一个中国名字叫黄美丽,汉语虽然不太流利,却足以和船上大部分的人沟通起来;更亲切的是她是一个不太难看的年轻女人,或者说,她是一个大部分男人看着都好看的女人。中国的远洋商船不像是俄罗斯那样能够有女人跟船航行,船长能够带着夫人,而服务生等不太费力的活也能够有女人做。在CATHY轮这样的一群纯爷们组成的阳性环境里,任何阴性的东西出现都能够称为一点亮色。而实际上做船舶伙食供应的也有很多是女人,彷佛这样生意好做一点。这并不是说船员们都是色鬼,实际上女人在一群男人之间做生意还是很有优势,这好像成了一条自然规律。

  柳枝儿跳起了舞蹈

  “黄小姐,说起来我们还是本家。我也姓黄。我是天津人,你明白天津在哪儿吗?就挨着北京不远,北京你总该明白在那里吧?”黄伟强还是一贯的嬉皮笑脸,“什么时候你带着我们去市里转一转,我们自我走就迷路了。”

  柔弱的腰身多么妩媚动人

  春天来了

  养生的春天来了

  家人们放下俗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