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场体面的退场,人生尚有来处

影视文学

我是一个妈妈,今年57岁,退休2年,我的儿子今年31岁,在我退休那年儿子刚好结婚,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宠儿子,他结婚了,我自然也承担起照顾他和儿媳妇的责任,这在我看来是理所应当的。

文/景三小姐

有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永无弥补

本来我是想着儿子结婚后要和我们两老生活在一起,因为老伴的劝阻,说小两口要有自己的空间,我才放弃了。但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儿媳,我和老伴专门搬到他们住的小区,每天早上我会去儿子家帮忙做早饭、打扫卫生,晚上做完晚饭、等他们洗漱准备睡觉才回到自己家。

立冬了,可大街上甲还穿着短袖,乙则一身连衣裙落地走姿优雅,再过几年,广东会不会没有冬天了呢?

今天,听到一个小故事:古代有个孝子叫韩伯俞。他的母亲在他犯错时,总是严厉地教导他,有时还会打他。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拎着从早市上淘来的新鲜蔬菜,满怀喜悦地朝儿子家走去。可是却没能打开家门,不是我钥匙拿错了,而是儿媳换了门锁。

从来没有追剧的习惯,前段时间看了一篇文章,介绍的是欢乐颂里2202的五位女生,很详细,但是我忘了内容,内心五味杂陈,开始对此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趁这几天闲下来,就将《欢乐颂》这部剧过一遍,一看,便爱上了。安迪的聪明、樊胜美的侠义以及曲筱绡的古灵精怪,相信连你看了你也会爱上这样的邻居,爱上这部剧。

待他长大成人后,当他犯错时,母亲的教训依然如故。有一次母亲打他,他突然放声大哭。

她说:最近小区偷盗案特别多,所以那天,我像往常一样,给他们一家三口做了早餐,打扫了房间,将脏衣服都洗了,然而,他们没有给我新锁的钥匙。也许他们忘了吧。

最近一次落泪是什么时候?晚上逛论坛时看到这个有趣的问题,我的心里自动输入了回复:

母亲很惊讶,几十年来打他从未哭过,于是就问他:为什么要哭?伯俞回答说:从小到大,母亲打我,我都觉得很痛。我能感受到母亲是为了教育我才这么做。但是今天母亲打我,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这说明母亲的身体愈来愈虚弱,我奉养母亲的时间愈来愈短了。想到此,我不禁悲从中来。

晚上,儿子来我家,将一把钥匙交到我手上,我本来提着的心就此放下,但他说了一句:别让我媳妇知道。我知道事情不简单。

傍晚七八点钟,我在房间里啃着提子方包看欢乐颂,不记得第几集,只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在没钱没手机的前提下,樊父和樊母带着孙子雷雷到上海投奔樊胜美。知道这个消息后,樊胜美忘了父母是一对只会一个劲地问自己要钱的父母,忘了父母如何拿自己的钱去对那个不争气的大儿子各种好,忘了自己永远是不被重视的那一个,担心他们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大上海会被冻死、无助地在火车站广场上穿梭寻找。

这个小故事,让我感动不已。

第二天,也没多想,照常去儿子家,可刚走到他们家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争执。

小蚯蚓和关关自然二话不说要去和樊姐一起找人,不喜欢樊胜美的曲筱绡也跑出来帮忙了,巡警也更是发动了广播寻人,最终樊家父母在地下通道里被找到并由曲筱绡充当驾驶员上演了一场超载戏码。

父母在,人生即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只听见儿媳不断在说:你一定把新钥匙给你妈了。

在车上,樊母说了一句话令我感到震惊,因为樊胜美租住的地方狭窄,挤不下一大家人,她就叫樊胜美搬去公司宿舍住,樊母那说话的语调恐怕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自私的母亲,真希望时光倒流他们别被找到。小蚯蚓、关关和曲筱绡那种行动上对朋友的关心是能打动人的,再则很庆幸自己有一对视我如珍宝的父母亲,然后就莫名其妙红了眼眶。

推荐一篇毕淑敏先生的小短文《孝心无价》,祝天下的父母平安喜乐,儿女的孝心都有着落。

谁没有拖延症,洗完澡,内衣扔在脏衣篮里,第二天早上一定被你妈给洗了。看着晒衣杆上的短裤和胸罩,我没有被帮忙的快乐,只有隐私被窥视的尴尬。

白天喝了太多咖啡,导致晚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从这个话题顺延下去,是背井离乡的无奈,是对家里双亲的念想,想想自己写了那么多没有结尾的文章,也从未提及过他们,果断一点爬起床打开电脑,又生怕电脑强烈的屏幕光会影响到室友,索性就把手机开机,将亮度调到最低,打开便签,任灵感四溢。

《孝心无价》

你看看你被你妈惯的,每天回家就躺沙发上,什么都不干,东西不收、垃圾不倒,就差没把饭喂你嘴里了,你就像个没断奶的小孩。

那是我工作的第一年,心比天大,十分任性,不顾父母反对独自一人在外闯荡,吃不好,穿不暖,不敢打电话回家。临近过年,还没有到发放工资的时间公司就提前放假了,自是没钱回家过年。小企业资金运转不周这个还是能理解的,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回了家。

我不喜欢一个苦孩子求学的故事。家庭十分困难,父亲逝去,弟妹嗷嗷待哺,可他大学毕业后,还要坚持读研究生,母亲只有去卖血我以为那是一个自私的孩子。

她就不能像别的大妈那样,跳跳广场舞,走走模特步,别像个摄像头似的盯着咱们

自尊心强的人怎么能容忍自己伸手问父母要钱,实在焦急也没办法。好不容易通过朋友介绍找了一份兼职,是某家公司的年间活动,时薪不低,只年三十到年初七需要人。都跟对方负责人谈好了,后来跟父亲一商量,父亲只一句大过年的不在家里好好过年去什么去随后把钱往我床上一甩此事就没了下文,躲在被窝里哭了好久,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才真正清楚钱的重要性。任何时候都不要觉得说钱很肤浅,当你做到不再问父母要一分钱,当你真正步入社会把生活过成生存,你就会知道,观念会变,生活不易,现实很残酷。

求学的路很漫长,一生一世的事业,何必太在意几年蹉跎?况且这时间的分分秒秒都苦涩无比,需用母亲的鲜血灌溉!一个连母亲都无法挚爱的人,还能指望他会爱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位置的人,怎能成为人类的大师?

没想到,我这个堪称二十四孝婆婆的付出,换来的却是这般声讨,最让我心塞的是,儿子从头到尾就一句话:她是我妈,你让我怎么办?

阳西的那一趟团体出游旅行中,大伙儿围坐在沙滩上玩起了问答游戏,记得同事向我抛来的问题是,最令你感动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当时我没有回答,就跳过了,因为我是一个特别容易被触动的人,令我感动的事情太多了。

我也不喜欢父母病重在床,断然离去的游子,无论你有多少理由。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动,不必将个人的力量夸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在一位老人行将就木的时候,将他对人世间最期冀的希望斩断,以绝望之心在寂寞中远行,那是对生命的大不敬。

不管在职场还是家庭,我自认里里外外一把手,可到头来,在儿媳的眼里,我是一个如此不懂事的人。

后来想了想:大概是回家的时候看到父母爱看的电视频道变成了你所在城市的地方频道吧,那个频道是他们从前从来都不会关注的。

我相信每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水到渠成,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

回到家,我流着泪向老伴儿诉说自己的委屈: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最大的想法就是把他们照顾好,就差把心掏给他们了,居然落下这么多的差评。

人生百味,一部剧怎么能轻易诉尽其中的酸甜苦辣哀愁,两段文字又怎么能完全将父母亲对自己的爱淋漓尽致地展现。

可惜人们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世上有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忘了生命本身不堪一击的脆弱。

老伴儿一边轻轻拍着我的背,一边说:都是白眼狼,有机会,我跟他们说道说道。

是一场体面的退场,人生尚有来处。他今年46岁,皮肤黝黑,身材瘦小,是一名技术工人。他的生日是阴历八月初七,爱吃葡萄和榴莲,不上班的时候会包揽下所有家务活,喜欢打扫卫生,喜欢去菜市场买菜,围上围裙在厨房里倒腾半天,能烧出一桌好菜。最爱吃他蒸的鲫鱼,当然,他烧的菜是任何一家高级餐厅都不能比拟的。和我聊天时,他最喜欢问还有没有钱用,最经常说的是凡事自己多注意点,要好好吃饭,别太容易相信别人,没钱告诉我。

父母走了,带着对我们深深的挂念;父母走了,留给我们永无偿还的心情。你就永远无以言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