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请我父亲吃饭吗,必然是你的母亲

随笔游记

毕业后,我进了苏州这家外贸公司行政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杂,打字、复印、整理资料。我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想在这座城市站住脚。因为性格内向,不爱出风头,常常一天在办公室也说不了几句话。同事们对我都很客气,但互相也保持着各自的距离。

文/韦昕楠

文/彭程

那天,父亲打来电话说,要来住一段时间。其实,我知道,父亲不过是想来看看我生活得怎么样,住在哪里?工作环境如何?有没有朋友?母亲较早去世,父亲一手把我拉扯大,童年的记忆里,全是我坐在父亲凤凰牌自行车的大梁上,跟着他一条街一条街地卖豆腐。

好可惜,每个人笔下的妈妈都只做过两件事。

这两年间,心中最舒坦的一件事,是和年逾古稀的父母做了邻居。他们就住在同一小区,同一幢楼,相邻的单元里。父母年龄越来越大,能够就近照顾他们,是我们兄妹的共同心愿。

我在这座城市没有朋友,怎么才能给父亲一个放心的理由?思前想后,我决定向老板求助。

一是下雨天来学校给我送伞。伞向我这边斜过来,我在她撑起的一方晴空里安然,她却淋湿了大半个身子。二是深夜我发高烧,她背起我就往医院跑,前前后后忙了一整夜,眼睛布满血丝。

我并没有照料他们什么,倒是一次次受到他们的呵护。骤雨来袭,再不用担心出门时窗户大敞,他们会及时过来关上。晚上回家后,餐桌上经常摆放着母亲做好送过来的吃食。

那一整天,我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板的动向,他肯定不认识我,我该怎么开口?他会不会答应我这个滑稽的要求?我无比忐忑,挨到下班,才硬着头皮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更可惜的是,在学生时代写有关母爱的作文时,这屡试不爽的两个例子都是从作文书里抄来的,都没有发生过。

虽然不是每天都过去,但每天和他们相见,用的是当初谁也没有想到的一种方式:招手。这个动作,成了每天的固定节目。

这是我在公司工作大半年后,第一次走进老板的办公室。

那发生过什么呢。我们的妈妈,做过什么事情呢。

父母有早起散步的习惯。6点多钟,我走进厨房,张罗简单的早餐。从窗边向下面张望,多半就会看到,父母已经在下面的小花园里散步了。通常,母亲走在前面,目光平视,父亲跟在后面十几米,佝偻着腰,看着地面。但走到迎着这幢楼的方向时,他们都会抬起头来,向着我这扇窗户张望。

看我进来,他略有疑惑地问,你是?

今天下午读到铁凝的《母亲在公共汽车上的表现》,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我住的是这幢楼房的20层,他们要仰起脸来,才能看到我所在的房间位置。我在下面张望时脖颈都感到别扭,他们抬头的动作,就要显得更吃力,更迟缓。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在上面能望得见他们,他们在下面却看不到我。

我无比尴尬,结结巴巴地表明身份。老板看我憋红的脸,微笑着说:有事慢慢说。

我亲眼见过我母亲挤车时的危险动作;远远看见车来了,她定会迎着车头冲上去。这时车速虽慢但并无停下的意思,我母亲便会让过车头,贴车身极近地随车奔跑,当车终于停稳,她即能就近扒住车门一跃而上。她上去了,一边催促着仍在车下笨手笨脚的我她替我着急;一边又有点居高临下的优越和得意对于她在上车这件事的比我机灵。每次同乘公共汽车的时候我都是被母亲率领着上车,总是母亲比我忙乱而主动。比方说,当她能够幸运地同时占领两个座位,而我又离她比较远时,她总是不顾近处站立乘客的白眼,坚定不移地叫我去坐。

此刻我要做的,就是把固定窗纱的销子拨开,然后将一只胳膊伸出去,朝他们招手。这时他们马上就会招手回应,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缓慢。手臂互相挥动几下后,我就继续完成早餐准备,他们也继续散步。

我停顿了很久,说:希望您能请我父亲吃顿饭,或让公司负责人请我父亲吃顿饭,以公司的名义。我鼓足好大的勇气,说了很多我和父亲的事,父亲不放心我,总觉得我在外面会受委屈,其实挺好的,工作稳定,也被领导和同事照顾因为紧张,我的脸涨得通红,怕他不同意,又赶紧结结巴巴地补充:当然,饭钱我自己来出

我觉得这段场景极为熟悉。在我家住在郊区的那十多年里,往往只有一趟108路公交车通向市中心。而我的妈妈,竟也是靠着文中母亲这样的本领,让我每次乘车都享受着她的庇护。这十多年,我也目睹过无数次抢座位的惊心动魄,却总是不知道妈妈为何能够练就在汹涌人潮的夹击中,轻而易举地挤上公交车的技能。

不记得第一次是怎样发生的,但自从有了第一次,以后就每天如此,成了习惯。

没等我说完,他回应:周五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朋友的妈妈看见我转发的这篇文章,回复我说:我们的本领还有许多呢。比如说,一只手骑车,一只手扶住后面座椅上沉睡的小家伙,也就是你们。

有一天早晨,我忽然萌生出一个孩童般的类似捉迷藏的念头:在他们半个小时的散步时间里,在他们每次走到面对这边的位置时,在他们一如既往地抬头望着,一共五六次,但我没有像以往那样,伸出手去招呼他们。最后两次,他们还停下脚,望着这儿,议论着什么。我知道他们在说怎么没见到儿子。

我一愣,随即激动起来:可,可以,哪天都可以。

我鼻子一酸,忽然心血来潮,群发了微信问大家:你们的妈妈都有什么特殊的本领。

过了几分钟,电话响了,是母亲的声音,应该是回到房间就直接拨打的。问今天怎么没看见我,没有听说要出差呀,是不是生病了,不舒服?

那好,你休几天假,多带老人到处走走,我跟司机交代一下,这几天外出就用公司的车。

握着手机的我,最终在图书馆的小角落泣不成声。

我心里掠过了一丝疼痛。我觉察到,我的游戏中有一种孩童般的顽劣。

我慌忙摆手:不,不用,真的不用,太感谢您了。不知说什么好,我索性弯身,给他鞠了一躬。

在幼儿园放学出现的几百小朋友中第一眼看到我。

那以后,每个早晨,进来厨房,第一件事,就是先走到窗边,卷起纱窗,伸出胳膊,向他们招手。然后才是准备早餐。

周五下班前,司机找到我,陪我一起到火车站接父亲去酒店。司机说了酒店的名字,我很意外,那是这个城市非常豪华的酒店,我从未进去过。

小时候生病,特别赖皮,非要我妈背着我。我妈就一边背着我一边做饭。

这样,招手对我便有了一种仪式般的意味。做完了它,我才会感到心中踏实,这一天的开始也就仿佛被祝福过,有了一种明亮和温暖。对父母而言,这个动作的意义当然更大。当脚步日渐迈向生命的边缘时,亲情也越来越成为他们生活的核心。

那是一顿丰盛而温暖的晚餐,饭菜丰盛,老板带了好酒,公司中层都参加了。很多人都不认识我,平常仅限于见面点头,而在这顿饭中,他们都表现得和我很熟悉,夸我某个文案写得好,每天总是很早到单位。大家随意地聊天,说笑,并陪着父亲喝到尽兴。

我小时候不睡觉,我妈可以一边睡觉一边一只手跟着我移动位置,确保我不掉下床。

曾经嫌弃过父母的孩子们 担待我们的父母
简单而又心酸的算术题:我们还能陪父母多久?分页:你能请我父亲吃饭吗,必然是你的母亲。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一个女孩儿的十年:她的爱情让…2013年最美孝心少年事迹老板,你能请我父亲吃饭吗?若世上只剩一人愿意为你做20…招手让那些讨厌的人,都成为我们的…母爱是一张饱满的弓父爱相随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从初创到管理:史玉柱对创业者…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幸福,是能够听从自己的内心生…一个高职生的升职神话刚上大一的时候老鼠的心经历风雨,共同努力本文标题:招手本文地址:关于本站

之后的两天,司机一大早就等在我租住的楼下,带我和父亲一起转遍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老妈和我都晕车,为了治好我晕车她就一直去坐车,最后她练好了,就能带着我每天坐车了。

温暖一生的故事,寄托一生的梦想,感动一生的情怀,执著一生的信念,成就一生的辉煌,炮烙一生的记忆。谨以此站献给所有默默耕耘、磨砺&nbsp&nbsp&nbsp

两天后,父亲买了回去的票,说:来之前的确很不放心,原本想住一段日子,但看我生活得很好,他可以放心地走了。

我老妈在我小学的时候永远能在我起床前把早饭弄好。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是几点起床的。

&nbsp&nbsp&nbsp心智、一生坚守的朋友。最新励志文章

父亲走后,我准备好好向老板说谢谢。可还没等我去找他,老板就召开了公司全体人员大会。会上,老板点了我的名字,他先为曾经对我和所有像我这样的员工的不了解表示了道歉,接着他说,要谢谢我对他提出的这个要求,让他知道了,作为一个集体,公司不仅是工作的地方,也是每个人相互关心和爱护的大家庭。除了竞争,除了上进,除了利润和发展,还应该有着寻常家庭的温暖。这才是一个好的集体,一个能永远朝前走的集体。说着,老板站起来,给所有员工深深鞠了一躬。

骂我两小时不停。

在持久不落的掌声里,我哭了。为这样的温暖。

只要是我想吃的东西她都能做出来,只为了让每天的饭菜不单一。还根据我自创了很多菜色。

从那之后,我变得积极上进,热情主动。公司也变了,不再像曾经那样人和人之间只充满职业的客套,氛围和谐温暖起来。同事间相互关心,如亲人。

负重能力特别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我才这样,不过每次和她去买东西她都能拿特别多特别重的,基本不让我拿。麻麻是超人。

2009年,在金融危机袭遍全球时,很多贸易公司亏损的亏损,倒闭的倒闭,我们公司不仅没有亏损,还稍有赢余。3年后的今天,我已经从一个小文员升职为公司业务经理。我牢记这段经历,并为每一位新入职的职员讲述这个故事,践行着情意的力量胜过一切的理念。时至今日,公司里每个人都说,那是他们人生中最好的一课。

永远有钱能给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