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无敌,那些遥不可及的儿时记忆中超竞彩

随笔游记

我有一个最爱我的男人。

文/蒋叶红

文/张金刚

当我1岁时,我觉得:

两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使驻马店六岁的女孩曹斐全身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面积烧伤。从此,生命进入一个残酷的境地。每天她都要戴着紧绷的头套,成为伙伴们躲避不及的面具女孩。然而,她挺了下来,安全度过危险期。这个坚强的女孩,在80后父亲的陪伴下,一路艰辛走来,谱写了一曲生命赞歌。

母亲围着锅台忙活,父亲来回打着下手,而我,却坐在门槛上晒太阳、玩手机,偶尔与父母唠句家常。邻家大嫂进院,冲正炒肉的母亲喊了一句:家里来客啦?母亲头也顾不上抬,应到:哪呀,是俺家三小儿!听罢,我一怔,感觉自己多年离家在外,回家甚少,恍然已成客人。

他像山一样高大,强壮得单手就能将我举过头顶;他很勇敢,在夜里守卫我入睡,连大灰狼都不怕!

车祸发生后,望着被烧得面目全非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女儿,曹伦几近崩溃,无数次的蹲在医院的墙角失声痛哭。他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他的手机屏保上,是女儿一个月前的照片。那时的女儿美丽聪明,乖巧可爱,可是如今,清秀的女儿哪里去了?他无法接受现实的折磨,可是,一个成年人无法面对的事,让一个花蕾般的小女孩如何面对?曹伦知道,为了女儿,他必须擦干眼泪,勇敢的扛下来。

其实,经常做饭的我,也试图凑到母亲跟前帮忙。可母亲扭头简单一打量我,便摇头逗趣说:家里灰尘多、灶前烂草多,做饭烟熏火燎、油点乱溅,别再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回家一趟不容易,还是歇着吧!我顿时满心羞惭,挽起袖管,下手忙活,用行动告诉母亲,我还是庄户人,没那么矫情。

父爱无敌,那些遥不可及的儿时记忆中超竞彩。当我5岁时,我想:

尽管心如刀绞,他还是面带微笑的坐在了女儿的病床前。鼓励她,告诉她,爸爸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在父亲的鼓励下,小曹斐坚强了许多。33天换药时,为了避免对内脏器官的过度伤害,她坚持不打麻药。痛得满头大汗,把牙齿都咬掉了,硬是没叫一声。曹伦在一边看得热泪奔流。他在日记中对女儿写道,我知道你忍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爸爸多想让痛苦发生在自己身上。

可真下了手,便成了无头苍蝇;难动手,光动嘴,问个不停。切菜,要问菜刀在哪?胡萝卜在哪?葱姜蒜在哪?烧火,要问火柴在哪?柴禾在哪?烧什么柴?炒菜,要问铲子在哪?油盐酱醋糖在哪?炒到什么火候二老咬得动?全然是给母亲忙中添乱。无奈,母亲一声笑叹: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真是越帮越忙!退到一旁的我,看着母亲佝偻的身影,不由黯然神伤,这还是我的家吗?我还是家里的一员吗?怎么感觉真成了客人?

中超竞彩,我的他,真的很棒!他跑起来像风一样快,比鲸鱼更会游泳;他还是个伟大的歌唱家,歌声比雷鸣更响亮;最重要的是,他总能让我哈哈大笑我喜欢坐在他膝盖上,摸摸他扎人的下巴。

为了更好的照顾女儿,曹伦辞去了工作,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女儿身上。他把以前用的平板电脑送给了女儿,让她玩喜爱的游戏,看奇妙的动画片。动画人物中主人公面对挫折,不屈不挠的生活态度感染了小曹斐,她决心要做那样的人。可她不知道,动画片那是爸爸特意为她挑选的。每天晚上女儿短暂睡眠时,曹伦便把一天当中女儿的治疗生活感受记录下来,他希望女儿长大后,看到这本日记,能坚强面对生活给予的不幸和苦难。

母亲忙饭,我突发其想,四下找寻家里自己曾经的痕迹。还记得有一沓在师范时的书信,压在柜底,想留作青春的记忆。可我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找到。母亲略显歉意地告诉我:多少年你也不提这些信,以为你不要了;但又怕有什么秘密,就给你烧了!我虽不舍,却安慰母亲说:我只是忽然想起来,是没用了。

当我8岁时,我觉得:

43天,烧伤后的曹斐第一次向爸爸要水果吃,曹伦倍感觉欣慰,挑最好的水果买给她吃,虽然半个多小时才吃下几小片桃子,可还是让曹伦看到了希望。

又找曾经的课本,没了;儿时的玩具,没了;穿过的衣服、用过的镜子、听过的磁带,全没了。我没再问母亲,只是愣坐在那里,环顾这个曾伴我孩提、青少时光的自己的家,已然找不到自己生活的痕迹。再坐在这里,真如回父母家做客一般,熟悉又陌生。

我的他是一本百科全书。他知道书本里所有的秘密;他总是能回答我的所有疑问;他懂的东西比老师都多他有时候很凶,特别是当我不守信用的时候。他有时候很温柔,在我发烧时一刻不离照顾我。

66天,曹斐的病情趋于稳定,但身体过于虚弱,不得不暂时停止手术,回家休养。曹伦把女儿接回了家。但小斐斐的面部增生严重,四肢不能活动。曹伦便向盲人按摩店的师傅们学习按摩技术,每天给女儿按摩二十几次,舒活女儿的关节和肌肉,做功能恢复训练。怕女儿疼,按摩时,他给女儿放励志歌曲《我相信》来转移女儿的注意力。女儿的四肢越来越柔软,心态也越来越好,银玲般的笑声重新在家中响起。曹伦在两个房间之间扯了一条绳子,让女儿扶着绳子,一步步的练习走路。一步,两步,三步,女儿终于从蹒跚挪步到勇敢的大步向前。

吃饭,父母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客气地让我深感不自在,有愧意。饭后,母亲紧着收拾碗筷,把意欲洗碗的我推向一边,扔给了我电视摇控器。随后,拿出崭新的背褥,晾晒在阳光里,说:这还是你们结婚那年回家时盖过的。遥想,因工作忙、有女儿,回家都是匆匆回、匆匆走,已八九年没在家睡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