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4月杭州,网络文学催生大内容消费时代

古典文学

从另外一则数据看,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成为大内容消费的最佳载体。据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32亿,占网民总体的52.1%。中国网民平均人均每周上网时长为
27.6
小时,其中7.8%的时间分配给网络文学,这也就意味着,一个普通的中国网民每周看网文的时间超过2.15个小时,折合每天18分钟,与当下流行的短视频旗鼓相当。

作为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重头戏之一的“数字阅读发展与技术博览会”共设置13个主题板块,包括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走廊及“媒体融合”“阅读经典”“5G智能展区”等10余个特色主题展区,集中展示行业最新发展成就。此外,博览会还特别设置了专场活动,如“学习强国”重点活动之“诗词中国”和“一封家书”两个互动专场等。

霍俊明指出,黑格尔曾说过:“东方,包括中国,是没有史诗的。”这句话曾经影响巨大,但《格萨尔》是对这句话的强力纠偏。从《格萨尔》的各种底本、译本直到今天这部《英雄格萨尔》精粹本,是一代代藏族人民——无论是文艺工作者还是普通民众——共同的智慧积淀与结晶,而降边嘉措先生完成的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工作。他是民族记忆的重要承载者之一,这需要特殊的责任感和持之以恒的梦想。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巨无霸阅文集团踏上内容多元化、跨界融合新征程。向其他内容类型扩张,是阅文的第一个变化;向产业延展完成从“数字阅读-版权孵化-衍生品开发”进化路径。

本届大会历时3天,面向观众免费开放,设置主题峰会、IP交易会、博览会等多种形式,将举办知识盛典、环西湖跑等互动活动近10场。其中,大会开幕式上将发布《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举办主题阅读作品上线仪式,评选揭晓“悦读中国”年度奖项;6场主题峰会覆盖出版融合、网络文学、人工智能、财经文学、IP创意运营、泛阅读化等前沿热点问题。

刘亚虎在分享中谈到,世界上的重要史诗,无不经过专家学者长期以来孜孜不倦的整理研究,才能蔚为大成。相比之下,我国三大少数民族史诗的系统研究工作为期尚短。降边嘉措为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史诗韵文,篇幅长而节奏慢,与现代读者欣赏习惯有距离。《英雄格萨尔》文体出新,将纯韵文说唱改为散文与韵文结合,散文叙事和说明,韵文细描和抒情,让史诗情节流畅、张弛有度。更难得的是书中叙述性文字多从史诗辞句化来,随处有谚语、箴言、比兴,珠玑满目,史诗语言特质得到了高度保真。

有信号的地方,就有人在看网络小说。

3月27日,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新闻发布会在浙江杭州举行。发布会透露,大会将于4月12日在西湖文体中心举办,主题为“e阅读,让生活更加美好”。

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

中国网络文学用近20年时间做到文创行业最上游。阅文则凭借其丰富的内容储备资源及良性循环的商业模式持续向整个产业链输送内容和故事,扮演了文创内容源头的角色。‍

分享会上,商震认为,如果仅把《英雄格萨尔》当作诗歌,是片面的,就像仅把《红楼梦》当作小说一样。它记录了藏族地区、藏族人民数千年来各方面的文化成就,信息量极大。《英雄格萨尔》首先是史,做文学、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工作的人如果不懂史,是有缺憾的。时至今日,阿拉伯一些地区仍在以诗记史,因为论到对历史的忠诚,在这个世界上唯有诗人的真挚可以做到,诗人记史是可靠可信的,其他人都可能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

如果把网文IP改编的影视市场纳入考虑范畴,网络文学无疑处于在线内容舞台的中央。前不久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IP影响力报告2018》认为,“网络文学的产业联动、跨界传播趋势明显,从最初的小说到跃然屏幕的电视剧,再到身临其境的手游,网文IP通过影游联动实现了内容二级跳。”

(摄影:尹超 赵云)

近年来的热门IP改编剧几乎都带着浓郁的阅文基因。从经典的现象级IP改编的《斗破苍穹》,到热播出圈的《将夜》《扶摇》《双世宠妃2》,仅2018年,阅文集团旗下15部IP改编影视剧作品上线,带来超过700亿的总播放量,摘得改编剧播放量桂冠。

大家一致认为,《英雄格萨尔》不仅是一部令人赞叹的史诗读本,且创造了一套史诗编纂法度,可供后人学习、借鉴、研讨和继承,既有学术价值,又有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