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的力量中超竞彩,便是好年

中超竞彩

文/瓜叽

文/别山举水

文/中原雨城

父亲节当天,一早就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他很诧异地说:怎么了,有事吗?

这次回去,我踱着踱着,不自觉就走到老屋那儿了。老屋前面已经坍塌,没有门和窗,里面放一些柴禾和杂七杂八的农具,反正也没人要,就那样敞开着。

春联
老家大门上的春联是前年的/父亲说,内容完整无需更换/只是红色褪去了无生机/之前的那只生肖,苦等下一次的轮回/我知道,是父亲不舍得那些过往的时光/但它们早已镌刻在父亲的脸上/一天都没有落下,一个小时都没有/一分钟都没有

我调侃他说:难道我每次都是有事才打给您打电话吗?

里面已是破败不堪,曾经的厨房,堂屋,卧房,依稀大样还在,除了麻雀,老鼠,蜘蛛穿行其间,已毫无生气。父母的呼唤,兄弟姊妹的嬉闹,鸡鸣猪叫的场景一去不返。

文学圈的朋友搞了一个同题诗歌征文,这次是比较应景的春联。我有感而发,写了这样一首短诗。想想老家过年的样子,好像跟日常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味道寡淡得像蒸馍的锅底水。

他说:那倒不是,只是你平时不会这么早。

院子里杂草丛生,毫无次序,一些树根直接伸出了地面。屋子前后的树还在,柏树,刺槐,香椿,梓树,没人砍伐,枝条在空中肆意伸展。

几年前一次过年,大年三十我兴冲冲地携妻带子赶回老家,一路也算风尘仆仆,居然发现父亲连春联都没有准备。旧春联新鲜的色泽,早已在风吹日晒中被消耗殆尽,好几处还破碎成条状,冷风一吹,还悠悠地飘荡凌乱。

我说:爸,今天是父亲节,您辛苦了,祝您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对了,院子的西北角有一棵泡桐树,已有碗口粗了,直挺挺向天插去。这棵泡树是父亲在时栽的,有几十年了。你可能有些疑惑,泡树木质疏松,极易生长,几十年了,怎么还只有碗口大小。

我实在难以忍受这样毫无生机与活力的样子,侧面埋怨父亲几句。父亲面无表情地说,整那干啥。父亲一直是一个毫无情趣的人,他的口头禅是有啥吃头有啥看头,总而言之日子在他心目中,有啥奔头。

爸爸沉默了一会说:没听说今天有什么节日嘛,我们不过。

父爱的力量中超竞彩,便是好年。泡树是一种再生树木,将它齐根锯掉后,来年春天,便会重新长出很多枝苗。很多农人往往等它长到可以用时便锯掉,让它再生长,蓄上一根直苗,要不了几年,便又成一颗大树,又可锯掉,再蓄出一棵。

父亲面对漫无边际岁月的态度就是一个字:耗。就像一个即将耗尽蜡油的蜡烛,现在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他的灯芯需要儿女的拨动,才能带给周边一点羸弱的光明。

哈哈,爸爸逗吧!

老人们说,泡树只有锯过三次,最后长的树干才不会空心。因此,每一棵泡树,只要你不将根挖起,它便可以反反复复生长,反反复复利用。你看到每一棵泡树,你都不知道它是第几次生长。

好在母亲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每一天像陀螺一样忙忙碌碌。以前规劝父亲多去做做运动、注意饮食健康时候,父亲总是习惯性地反驳:我都多大了!潜台词就是他的年华已经所剩无几,不想再被这些条条框框所羁绊。我们没有提及的是,母亲和他一个属相,一年生人,都到了古稀之年。

其实爸爸做人和说话一样,实诚,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从不会拐弯抹角,更不会玩什么心机,所以整个村的人都很尊敬他。

我家这棵树也一样,尽管几十年了,现在在我眼前,也只有碗口那么大,但我不知道的是,它地底下的根究竟延伸到了哪里,它每一年都长了多少。

大前年父亲在一次夏天的深夜突发脑溢血,好在出血量不大,在医院输液治疗半个多月后回家。虽然身体已经康复,但已经元气大伤。之前斗志早已丧失殆尽,现在对待人生的态度日趋保守。岁月进攻一步,他往后退两步,他已经站在岁月的边上,低头不语。虽说现在生活基本可以自理,但饮食起居都要靠母亲来照顾。

在我的记忆里,已经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父亲留有印象。只记得我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晕过去。母亲说:有次医生告诉父亲,这孩子没什么希望了。父亲听了医生的话,没吭一声,把我往他背上一丢就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面对一次次砍伐,它是否怨恨过父母,是否想过不再生长,连根一起死去。我想,它应该不会愤慨,因为它曾经很孤独,默默地承受风雨,无人为它喝采。

每次回老家,母亲都是给我准备一蛇皮袋花样繁多、摘洗干净的瓜果蔬菜,另外一样重要的东西就是鞋垫,我、妻子以及女儿,人人有份,从大到小。一次母亲说,这是给琦琦结婚时候准备的鞋垫。女儿才十岁出头,听到这样的话叫人莞尔一笑,又倍受感动。

从此,为了给我治病,父亲到处打听各地的土郎中,只要听说谁会治病,他就背上我,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十里二十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自从父亲将它从野外移来,栽在这儿后,它听到了小孩的歌声,父母的召唤,看到了鸡和猪绕着它转,各种小鸟和它作伴。还有那么多的同类在它周围陪着它经历风霜雨雪,晒着阳光,一起成长。

妻子说,做鞋垫也许是妈表达爱意的方式。的确,母亲做的鞋垫上除了喜庆花纹,还有我爱你平安幸福这样的文字。对于一生稼穑的母亲,我鲜明地读懂那种爱意的细密。我能想象那样的场景,父亲蜷缩在沙发里默不作声地看电视,而母亲拉个马扎坐在门口亮光处,戴着老花镜穿针引线地做鞋垫。尽管现在在我自己家里母亲做的鞋垫,已有好几十双,但母亲的大爱工程依然是进行时。

记得有一次从郎中家回来的路上,下起了瓢泼大雨,瞬间就把熊熊燃烧的火把浇灭了,父亲把仅有的一小块油布裹在我身上,背着我在黑暗中蹒跚。

它应该不会记恨的,因为每一次锯断后,来年春天,春风一吹,它们便争先恐后冒出枝芽,蓬蓬勃勃,憋着劲向上长。

前几年给父母亲每人买了一部手机,父亲病后手机也淘汰出局,母亲那部声音极大的老人机,成了父母共用的亲情***。因为母亲手机一般放在床头,而不是时时带在身上,所以电话接通的概率并不高。母亲给提供了致电指南,说晚上七八点打就可以,那时候她一般躺在床上看我给他买的戏匣子。里面有二百多段地方戏循环播放,每天她翻来覆去地看,直到睡意来袭。

因为山路本来就很崎岖,而且没有灯光,加之雨势太大,我能明显感觉到好多个地方父亲是爬着过去的。在闪电的映衬下,父亲额头豆大的汗珠和着雨水汩汩往下流。

因为少年曾用它的叶子遮过太阳,曾将它紫白的花朵插进母亲的鬓发上,曾替它驱赶过知了对它的纠缠,曾捡着它核桃一般的果实在手中把玩。

我后来一试,果然如此,只要是这个时段打的电话,母亲就可以接到。每次二三十分钟,家长里短、嘘寒问暖。此时父亲已经进入了沉沉梦乡,所以母亲即便看戏,也带着耳机。母亲说,父亲上次在村里卫生室输了一星期液体,腿脚比以前利索多了。母亲说,给你做的菜馍都放冰箱里了,等你回来时候拿。每次听到母亲这样的絮叨,我的眼角总会忍不住潮湿起来,我知道这就是幸福。

那刻,虽然我还不太懂事,但我的泪水却哗哗流个不停。

曾经爬上它的枝桠,昂着头,以为离天空更近,隔自由不远。

由于禁放的缘故,现在外面的鞭炮声比以前声势零落了不少。但没有鞭炮,哪里有年味啊!我已经买好了年货,备齐了春联,特别是买了两只红彤彤的大红灯笼。我要放假回家过年的时候,高高地挂在父母庭院的大门口,让他们在人生春天再次来临的时候,感到安好和满足。

在一棵大树下,父亲停下了脚步,喘着粗气,顺手把脸上的雨水抹干净,然后拍拍我的屁股说:哭什么哭,爹还能把你弄丢吗!

更甚至曾将自己的爱恨刻在它的躯干上,将它当作最好的伙计,默默与它分享,一年一年。我流泪时它也流泪,我欢笑时,它便沙沙作响,垂下头,将清凉洒在我的身上。

因为,父母安好,便是好年。

雨渐渐小了,我也在父亲宽阔的肩上睡着了。

甚至,它的牺牲也曾经是为了少年。

这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初的印象。

那一年,少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镇重点初中,父母感到无比的荣耀,少年也欣喜异常。

后来慢慢长大了,稍不留神就会挨父亲的鞭子,才知道他是个既严厉又有些不讲理的父亲。

那时的初中,在学校住宿,需自己带米带菜,带床铺衣服。因此每一个中学生都有自己的脸盆,饭盆,竹床,木箱。

上三年级时,班上的一个同学总欺负我,经常给我起各种难听的绰号。更过分的是,有一天放学后,他和另外一个同学堵在学校旁边的小土桥上,不让我过桥,还不停地叫他们给我起的绰号。

竹床,盆盆罐罐都是现成的,唯独木箱需要现做。在农村,泡树是制木箱最好的材料,透气易干,不变形,不怕烟薰,更主要的是密度低,很轻,便于搬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