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声音,秋日小札

名言佳句

菁菁,你浣衣古潭,水面生凉,我看见你的影子在水面颤抖了。而当你归去,独木桥上,月明如霜,正是一个银色的夜,残荷上的水珠滑落了,一切静寂,过咱的只有微风同你,更不闻青蛙跳水的音响。

你听到过春天的声音吗?

中超竞彩,我爱水。多少年来,生活的戏剧虽几易布景,但我总喜欢滨水而居,为了在梦中可以听到那清淡的柔声,明晨启扉,更可见到那一片照眼的清光。一湾澄明的流水,静静地向前滑流着,滑流着,把我的思念与忧虑都带走了,最后只将我留在岸边,悄然独立,盈耳只有那琤琮微响,向我诉说一个无终结的故事。

秋天来了,它随着牵牛花的残朵,嵌进了竹编的门同小窗子,于是,秋意满了屋子,连回忆也凝结了,还有梦。但是,你晶亮的眸子可也注意到丝瓜的藤蔓么?皎黄的花似乎开得更美了,是否慵懒的秋阳,忘记了收去它这一件衣裳?在那下面,一条可爱的小丝瓜,翠蛇似地在悄悄蜿蜒了,秋天使你感伤吗?孩子,秋天,秋天也在安慰你,你可感到它的丰富?

春天的可爱之处,不仅在于它的颜色,更在于它的声音。

我最喜爱的那片水,该是故都城北的什刹海了。那如一块青玉的平静流水,曾做了我四年的伴侣。

如果春天是珠圆玉润的小诗,夏日是管弦嘈切的歌剧,而秋天则是一篇优美的神话,富于想像,更富于色彩。你不觉得它像一个乡村美人么?乍得了远亲姨祖母的首饰箱,遂天真地在人前尽量炫弄了。树上缀满了明月似的小果子,而那水晶似的葡萄珠,把枝子都压弯了,我不禁想起了一个诗人的名句:枝柯似不胜负荷,乃卸它的重载于喜鹊的喙内。秋天是豪华,慷慨的,它给予,唯恐其不多,唯恐其不够。如果说春天像一个恋人,秋天不是更像一个母亲么?菁菁,是不是呢?

那是雨落窗棂的微响,轻风对你的呼唤,以及从小径上、花园的角落里发出的一些细碎的声音;甚至一个小孩子响亮的口哨儿,都会成为春之交响中动人的部分。

什刹海正位于我母校的后门,度过一道筑在溪水上的石桥,再一转弯,便会听见那愉快的水声,伴着水滨青翠的树色在欢迎来访者了。逢着清晨无课,我总是拿了一本诗集,在水边倘佯,那时候,正是充满了诗意与幻梦的年纪,水边有时是自在飞花轻似梦的诗境,有时是无边丝雨细如愁的凄凉境界,还有什么更适于少年的心灵流连徘徊?我常是将书放在身边,双足垂到水面,叫水上的白云,将我带到又温暖又惆怅的幻梦里。我曾有一首小诗,其中两段是:

我爱秋天,在那淡淡的云影天光里,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当我在古城的时候,我常常划着一只小竹船,来到无人多风的桥洞下,我捻起那一截玲珑的竹子,将无限的忧思消散于长风短笛之中,于是我心上的重量消失了。记得有一晚,我泊舟湖边,上岸寻诗,一切静寂,只听得水鸟扑飞。我曾口占过一首小诗,也许你会喜欢,我把它为你写在这儿:

然而,在我的心底,春天最美妙的声音却是鹧鸪的呼唤。断续的、一声声,似是嗔怨,又似是喜悦。

我曾持一卷诗一朵花来到你身旁,

今夜我泛舟湖上,

记得在古城读书时,窗外那鹧鸪的鸣叫,是来自不远处的湖滨以及附近的小树林。一声声,又一声声,渐渐地叫得窗子发白了、变亮了。于是,我就起身打开门窗,让那芳香带露的春的早晨,连同早晨第一次听到的声音,一同拥了进来。那声音,带着花草湿湿的味道,我整个儿的灵魂都浸润其中,宛如接受了一份上天的恩赐。

在柳荫里静听那汩汩的水响。

水上是一片凄迷,

如今,哪里还会有这种声音呢?这窒息了的,喑哑了的都市的春天啊。我终日伫立窗前,除了充盈于耳的车声、人声、市声,却再也听不到那朦胧的、不分明的、包裹着浓雾一般的鹧鸪声了。

诗,遗忘了;花,失落了,

只有零落几点白露,

今天走过一条小河,水流无声,河畔的杜鹃花就像倾泻的紫烟。我蹲下身拾起地上的花瓣儿,这时,我听到了一声春天的叹息,那么细小、那么微弱的声音。我感到一阵喜悦,哪怕是叹息呢,毕竟,我又听到了春天的声音。

而今再寻不到那流走的时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