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它能成为读者的解压良药吗,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

图片 1
中超竞彩

虚拟世界“逆袭”的满足感

流行它能成为读者的解压良药吗,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著名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表示,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经历了两个时段,第一波出现在2000年前后,当时他最深刻的感觉是,有许多在传统媒体从业的同事去了网站工作,一批网络小说开始涌现,他自己也开始尝试在网上连载长篇小说。到了2008年之后,中国的网络文学迎来了又一次迅猛发展的态势,而且延续至今。“我认为,网络文学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通俗文学,它释放了中国数百万写作者的热情,这个群体庞大,他们写作更加多元,而且有更多非常专业的作者加入,比如工程师、药剂师、大学教授,让网络文学有了更多魅力。”

“哑铃”的另一头就是网络文学聚集的庞大用户群体。“一个月前,我们推出了纵横文学作家天蚕土豆的《元尊》,一个月播放量将近5000万,这让我们很看好网络文学领域。”肖轶说道,收听网络文学作品的用户遍布一、二、三线城市,他们对网络文学内容的需求旺盛,并能保持长时间收听。

陈江是一家企业的中层管理者,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才睡是常事,早上七点又要往公司赶,落座就是铺天盖地的待办事项,稍有不慎出现疏漏,还曾被领导打电话骂了两个小时。

对于这个话题,王蒙进行了总结发言:“我觉得毕飞宇说得特别逗,他说,改编就像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有点伤感,也别瞎掺和了,也别太关心,太关心就不合适了。他说得真好!”

用户易形成收听惯性

“肺都快气炸了,特别想喊一句:不干了!”心里这样想,却不能真的不干,甚至2016年下旬,由于压力太大,他因病住院时也是,“房贷车贷都还在,我赌不起那口气。”

近年来许多热播影视剧是由网络文学IP转化而来,但此类IP剧也往往会引发网友吐槽。谈及这一话题,在座的网络文学作家都十分有表达欲。著有《仙剑奇侠传》等仙侠小说的管平潮认为,文学转影视剧是一个辩证的过程,影视剧不能完全照搬小说,但有些影视剧把小说“瞎改掉了”,把原著的一些精彩的反而改没了。他不点名地拿最近热播的一部IP剧举例:“这个小说第一篇章就很吸引人,开头吸引人也应该是电视剧的规律,但是这个剧却把原著很好的开头改掉了,导致前两集都在慢悠悠地讲故事,我就感到匪夷所思。”擅长玄幻小说的网络作家乱世狂刀也希望影视公司的改编能够更加尊重原著。

这种听读互动,也是互联网音频平台与内容方通常选择的合作方式。据肖轶介绍,一部网络文学作品每天更新几章,听书制作就同步追上进度。“我们会把一些网络文学作品录制成音频,用付费的方式上线,先吸引一部分用户收听,提升作品知名度,之后再把全部作品免费开放,不但满足音频平台用户阅读需求,也能为内容提供方带去流量。”

比较典型的“爽文”还有《择天记》《扶摇》《武动乾坤》……文章火,改编的影视剧也跟着火。

网络文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被贴上了“快餐文化”的标签。王蒙对此说不太赞成,他认为,网络文学相比较传统文学有很大的优势。“传统文学有一套很复杂的审稿制度,有了错字还罚钱,网络文学贴上去就行,很宽泛。可是所有的作者,都是希望写得越来越好。”王蒙还提到,网络小说也让作家们认识到,拘泥传统的写作方式是行不通的。“一上来就两页心理描写、风景描写肯定是不行的。”他认为目前好的作品还是不够多,特别是科幻、侦探等类型,还应有更多好作品涌现。

网络文学更新速度快,用户容易形成收听惯性,这也是互联网音频平台看重网络文学的另一原因。“考虑到用户体验和碎片化消费的特点,我们会把一部音频小说的每一集控制在15分钟到18分钟之间。”肖轶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两百万字的网络小说至少有600集到800集。长篇的网络文学作品全部录制出来甚至超过1000集,但是直到最后一集时,还会有几十万的播放量,体现出网络文学作品的黏性之强。

她感叹,生活中太多人都活得没那么如意,现状不如预期,爽文里的主角,虽然也不是一帆风顺,却总能得到帮助,不像现实中那么无奈。

作家大头马表示,大部分影视公司对网络文学只是收割的状态,只是看到网络文学作品有大量粉丝,可以移植过来就着急上马拍摄。“这种现状很不好,这两年也有验证,许多直接拿大IP过来拍的,反而导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所以现在影视行业也在变化调整。”“90后”网络作家疯丢子用自己作品被改编的经历来举例,表示自己在改编上起初是甩手掌柜,但自己的一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后“亲妈都认不出来”,反而火了,让她觉得“人生观都改变了”。她并表示:“什么时候影视公司能跟作者能做到1+1大于2,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虽然网络文学作品数量、用户需求均在互联网音频平台呈现高速发展态势,但肖轶认为有声阅读行业发展并未达到爆点。“在今后的3年中,会有更多的场景与有声阅读融合。我们要做的是厚积薄发,储备优质作品和IP,与内容提供方加强合作,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肖轶说。

在生活中,每个人的出身不同、遭遇不同,总会根据自身需要选择不同类型的小说,也就催生了“爽文”各种类型。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大,这个“家族”也可能会愈发壮大。

此次对话代表传统文学的是王蒙、邱华栋、大头马,代表网络文学的是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他们的年龄跨度从“30后”到“90后”,由于年龄的差异,他们对网络文学的参与和体会各不相同,因此在对谈开始时,主持人便让几位作家都讲一讲,自己是什么时候接触网络文学的。

今年4月23日,蜻蜓FM推出超级会员,一年198元的售价并不算低。“令人意外的是,超级会员数量每周都在翻番,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已经突破百万。”肖轶表示,付费有声书一方面体现出用户提升阅读体验的需求,更激励有声阅读产业链上下游共同为用户提供更为优质的内容服务。

关于“爽文”,天下书盟小说网总编辑董江波曾将之分为几种不同的类型,“修仙升级”“大女主宫斗”“职场逆袭”等等。情节略有不同但套路基本一致:主角小受挫折却始终机遇百倍,成就辉煌人生。

“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作为文化部原部长、著名的当代作家,王蒙一开嗓就亮明了态度。他透露,虽然网络文学的兴起是近些年的事,但网络文学经常涉及的题材,如武侠、玄幻等,他在年轻时就十分喜欢阅读此类小说,包括郑证因的《鹰爪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白羽的《十二金钱镖》等。他坦言自己对当代的网络文学了解不多,但是相信现在的网络小说也一定很好看。

蜻蜓FM日前与纵横文学达成战略合作,宣布未来双方将实现文字及音频版权互授、联合打造文学IP等合作计划,聚合双方优质资源,助力有声精品内容的创作、传播和变现。

王婷是一名普通白领,三十来岁,单身,工作普通、能力普通,和很多漂在大城市的人一样,承受着来着各个方面的压力:工作、房租,还有衣食等生活支出。

昨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对话”活动第二场在佑圣寺十月文学院举行。由于83岁的著名作家王蒙到场,这场关于网络文学的对谈显得格外有趣味。

蜻蜓FM与纵横文学的合作并非业内首次。自2014年年底,蜻蜓FM并购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控股的央广之声以来,蜻蜓FM又先后与中文在线、掌阅科技、酷听听书、朗锐数媒等多家版权方及有声书制作方达成战略合作。从合作方不难看出,网络文学企业受到互联网音频平台青睐。在蜻蜓FM与纵横文学的战略合作仪式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这一现象进行了采访。

“爽文”的火,触动了读者哪根神经?

影游听读“四体”联动

“不用怀疑,随便查一个网络文学网站,点击量排名前十的,绝大多数都是‘爽文’。”一位网络作家如是说道。

互联网音频平台对网络文学内容的高需求首先反映在用户结构上。蜻蜓FM首席运营官肖轶告诉记者,目前,有声阅读用户结构呈哑铃形分布。“哑铃”的一头是包括高晓松的《矮大紧指北》、蒋勋的《蒋勋细说红楼梦》、梁宏达的《四大名著情商课》等深度内容,虽然栏目单价约200元,但依然吸引了大批用户购买。

想升职加薪,机会有限、实力有限。她常常觉得,努力了都看不到希望,“就像段子里写的那样相当迷茫: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随着有声阅读被市场逐渐认可,有声化也成为推动优质网络文学作品走向全产业化的重要一步。张云帆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根据网络文学IP改编的影视作品,先以有声书、广播剧的形态登陆音频平台。网络文学作品在出版前,也将优先做有声化的尝试,以内容付费或者广告的形式测试市场接受程度,再确定作品的开发方案。

居高临下,嘲讽变成阶下囚的对手,这种情节会不会看着很过瘾?

随着用户对于优质内容付费习惯的养成,网络文学为互联网音频平台带来新的商业模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蜻蜓FM推出付费有声书已接近两年,大部分有声书定价为每集0.2元,以网络文学为主的有声书成为蜻蜓FM付费音频中复购率最高的类别。

生活已经如此艰辛,干嘛看书时还不爽一下呢?

以往在谈到网络文学的IP开发时,大家通常会想到影视和游戏。有声阅读的加入,则为网络文学从创作到推广带来新的模式。在纵横文学首席执行官张云帆看来,影视、游戏与网络文学是上下游的关系,有声阅读与网络文学则是共同创造价值的关系。有声读物的制作周期快,用户可以在追网络文学的同时追有声书,这就延展了作品的广度和宽度,并能够在第一时间放大作品价值。此外,影视和游戏作为艺术创作形式,无法完全忠于原著。有声阅读虽然也要经过再加工,却是把原著用一种更生动的方法表现出来,也更加接近原著。

图片 1

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