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做客网文讲坛,从三个故事看文化遗产保护与

图片 2
影视文学

知名作家血红与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曾作为陕西北路网文讲坛的首期嘉宾与读者谈天说地。6月15日,两位老友再度做客第19期陕西北路网文讲坛,码字劳模血红与读者分享了他16年的创作之路与4800万字作品背后的心路历程。

“2017年,国内网络文学行业因盗版带来的损失约74.4亿元,为近4年来的最低值,而在2016年,这一数字为79.8亿元,国内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向好发展。”近日,艾瑞咨询在京发布《2018年中国泛娱乐版权保护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对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泛娱乐领域近年来的版权保护状况进行了回顾和梳理,艾瑞咨询分析师熊辉表示,虽然网络文学因盗版带来的损失依然很大,但考虑到近年来行业规模的高速增长,国内网络文学的盗版增长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

图片 1

图片 2

网络文学行业版权秩序的不断好转,既离不开我国相关部门持续加大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所作的努力,也与从业者的自身努力密切相关。多年来,阅文集团等企业积极探索网络文学正版化,努力推动行业自律,逐渐成为行业正版化的主力军。报告同时也指出,与网络视频和数字音乐相比,由于文件存储介质所占空间较小、网络文学作品更容易获得且侵权成本低等原因,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仍任重道远。净化网络文学市场环境,既需要政府相关部门不断加强侵权盗版打击力度,也需要全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合力共同推进行业正版化。

新疆莎车老城各族群众欢庆诺鲁孜节。资料图片

网络作家血红

打击盗版成效显著

上世纪50年代以来,“文化遗产”的概念从内涵到外延都有了重大的变化。这一进程反映了国际社会从尊重文化多样性和人类创造力角度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努力,也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持续在文化领域制定多边准则有直接关联。

再写15年,写到1亿个字再收笔

在我国网络文学行业发展初期,盗版问题较为严重,从业者及读者版权保护意识不足。自2010年起,网络文学进入了打击盗版转型期。在这一阶段,国家在政策法规等多个层面不断加大网络版权保护力度,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秩序日渐好转,无论是市场规模、付费用户数量,还是付费阅读收入,都呈现稳步上升态势。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良好态势在2017年表现最为突出。

而传统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区域的文化遗产保护,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越来越具有超乎文化领域的意义。通过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项目进行大致的分析,可以发现以文化多样性推广人类共同遗产这一理念,不仅仅是文化领域的重要事项,也越来越与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意涵发生深度关联,成为“一带一路”的话语体系建设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当代实践之间可资深入观察和总结的研究场域。

如同许多大神级网文作者最早都是纯粹的书迷,血红大学时期也沉迷于各类武侠经典与西方奇幻,2003年5、6月间,辞去工作的血红从长沙跑到武汉玩了几个月,闲暇时就看网文,然而彼时几乎没有专职的网文作者。“等更新好慢,不如我自己写。”
于是血红开始了传奇般的创作历程。

报告统计,2017年,我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127.6亿元,同比增长32.1%。在用户付费收入方面,2014年至2017年,用户付费为行业贡献的收入平缓增长,并于2017年突破100亿元大关。此外,网络文学移动APP无论是月度总使用次数还是月度总有效使用时间,都处于稳步增长的态势,尤其是2017年下半年,增长幅度明显加大。

1

最初他用ricewhu作笔名发表了《我就是流氓》《我是流氓之风云再起》等“流氓四部曲”。其后以血红作笔名发表了《龙战星野》《升龙道》《邪风曲》《神魔》等作品,都深受读者喜爱,在网络上创下千万点击。在血红看来,理工科出身不仅没有阻碍他的文学之路,还在他创作几百万字的长篇作品时帮助他构建严密细致的结构,避免出现逻辑的漏洞。

“根据艾瑞咨询历年来对网络文学盗版损失的核算,2017年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呈现出显著的下降趋势,随着有关部门对移动端盗版网络文学APP进一步的集中打击,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将继续下滑。”熊辉表示。

“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申报“世遗”的启示

血红目前是网络玄幻文学领域里最具人气的作家,2004年他成为起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年薪超过百万的网络写手,更于2012年以5年1400万元的收入荣登“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五名。

值得一提的是,对侵权盗版的有效打击直接带动了网络文学作者收入的增长。根据阅文集团2017年全年业绩公告,其内容成本由2016年的8.3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12.80亿元。除了与出版社、专业机构针对具体的图书作品签订版权许可使用协议,授权阅文集团等网络文学平台在一定的期限和范围内按照约定的方式使用相关版权外,这些成本主要用于网络文学作者的收入分成。“这些数据的增长可以从侧面印证网络文学作者收入在增长。”熊辉认为。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断更新“遗产”的传统定义。文化遗产的概念从内涵到外延发生了重大变化,指涉越来越广:不仅指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物质遗产,也指植根于不同文化传统中的非物质遗产,尤其是那些与人的生活世界息息相关的口头传统、表演艺术、仪式、节日、传统知识和传统手工艺等文化表现形式。这样的拓展显示出一种相辅相成的双重导向:一则引导人们承认“共享遗产”,并将之作为“人类共同遗产”来进行表述;二则引导人们承认文化多样性及其形塑的多重文化认同,并将之视作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创造力源泉。

在网文作者中,血红的标杆形象不只在于优越的收入,也在于他超高的产量。16年网文创作,血红码下了4800万字。血红透露极限时他最多一分钟能写178个字,并持续了40分钟。“刚开始写网文时,别的作者一个星期更3000字,
我可以一天更新20000字,很快粉丝就积累起来了,到现在我平均一小时能写8000~9000字。有人问我怎么可以写得那么快?虽然我的手指又短又粗还都是肉,码字时像板砖拍键盘,但是我的思维特别快,一边写,一边故事的场景、角色位置、人生经历、人物性格如何影响剧情就在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出现了,我也解释不了。”血红说。

行业贡献不可忽视

2014年,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共同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一跨境遗产案例为“一带一路”话语体系建设如何结合文化间对话促进文化多样性提供了参照和前鉴。它充分显示了类似的跨境遗产保护行动可促进缔约国之间的协作,带动缔约国与咨询机构、政府间委员会、专业研究中心以及当地社区进一步互动与沟通。

多年以来,写网文已然成为血红生活的一部分。有件血红津津乐道的趣事:有一年国庆节他准备好存稿计划出去玩,放假第二天就头晕眼花还犯高血压。血红赶紧打开电脑码了5000字,于是什么病症都没了。除了生活的惯性,书友的鼓励与喜爱也是他坚持创作的动力。“签约盛大文学时期,有位台湾的老书友卧病在床,每当他觉得坚持不下去时就会想‘血红的更新还没看完,我要坚持’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如果我的书能给读者带来快乐与力量,我就要坚持写。”血红觉得自己还能再写15年,他准备写到1亿个字再考虑收笔,为网络文学打下一个天量标杆。

多年来,我国政府一直是打击盗版的主导力量,相关部门通过完善法律法规、开展“剑网行动”等专项行动,有效地推动了网络文学行业的正版化进程。此外,相关从业者也在不断加强行业自律,主动抵制盗版。

非物质文化遗产本身就具备源远流长的人文传统,既是文化多样性的熔炉,也是可持续发展的保障;而文化多样性既是人类的共同遗产,也是“一带一路”国家至关重要的文化资源。在“一带一路”话语体系建设中,中国和相关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构成了提供对话活力和资源的重要抓手。

杨晨也回应了人们过去对网络文学更新速度快就质量不高的质疑:“更新速度对作者来说是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我们耳熟能详的作者中,鲁迅、巴金、巴尔扎克、莎士比亚都是很高产的。据我所知在海外人们会认为大师必须有很高的产量,不然你凭什么说自己的写作技巧已经十分纯熟,可以被称作是大师?”

近几年,以阅文集团、腾讯等为代表的企业积极开展、组织和参加互联网行业正版化行动,努力探索版权保护路径,寻求建立行业共识,成绩斐然。以阅文集团为例,阅文集团高级法律顾问朱睿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为推进行业正版化、维护创作者权益,阅文集团率先形成了一套版权管理规范体系,并通过坚持不懈的正版宣传和维权实践,努力净化版权环境。首先,阅文集团持续强化监测处置工作,尤其是对重点平台、重点作品进行监测处置,提高企业维权效率。2016年与2017年,每年监测处理的侵权链接均高达80万条左右,监测范围涉及10余个平台。其次,注重案件宣传,推动行业版权保护意识的提升。自成立以来,阅文集团对自主发起或参与协助的诸多案件进行了大力宣传,扩大案件影响力,期望借此推动网络文学行业经营者及广大用户版权保护意识的提升。再次,积极发起、参与维权联盟,提升企业自主维权实力。2016年1月,阅文集团发起成立“正版联盟”,团结广大作者群体,共同抵制盗版;2016年9月,阅文集团又参与了由33家单位共同发起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并签订自律公约,与业内同仁集思广益,共同推进行业正版化。

截至目前,中国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展了富有活力的合作。双方在文化、教育、科学、信息传播等领域的合作取得了丰硕成果:联系学校8所,教科文组织教席和姊妹网络20个,生物圈保护区33个,创意城市8个;世界遗产名录52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39项,以及世界记忆名录10项。这些基于国际合作的一系列实践,依托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成员国之间的互动和协作,相关项目和计划同样在许多成员国形成了辐射。文化遗产保护已然成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下简称《非遗公约》)缔约国普遍关注的共同事项,并在几十年的发展中形成了国际社会共同使用和相互理解的话语系统,这为“一带一路”建设倡议的话语体系建设奠定了良好的话语资源和对话空间。

创作之外也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对此,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副主任索来军表示,从网络视频、网络音乐正版化进程可以看出,内容产业版权环境的改善,政府固然要发挥应有的作用,但行业同样也要加强自律,不断提升自我保护意识,主动进行维权。对于网络文学行业来说,同样如此。

2

笔耕不辍16年,血红自认为可能是写过类型最多的作者,在避免重复、推陈出新上他也颇有一番心得:“小说人物的特质可能相同,但我们可以设定不同的科技水平、社会制度、宗教体制、王国权力架构、大小家族领地……从而带来不同的故事。”血红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用于创作,其余时间都在大量看书,“写网文需要阅读大量工具书,比如炼钢、炸药、
做衣服,我们都要了解其中的各种细节,有积累才能写作。”

持续推进尚待合力

麦西热甫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爱看书,不抽烟,偶尔喝两口小酒,不用朝九晚五地上班,对社会的接触面很小稿酬又极为丰厚,血红认为这种生活状态让他保持了一种纯粹的心态面对生活,当一个心宽体胖的阳光宅男:“用传统武侠小说里的话就是,剑心通灵、心无他物,方能保持少年气质。”

在多方的合力下,网络文学盗版情况得到了初步遏制。然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工作还将面临各种新的挑战,合力推动行业正版化,还需持之以恒。

非物质文化遗产维系着相关社区、群体和个人的文化认同和持续感,在民众的传承和实践中世代相传,在当下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和社会功能。

从早期的兴趣驱使投入创作,到中期开始实现个人变现的价值,处于网文头部创作领域的血红认为自己对网文的规划越来越清晰,要求也越来越高。

“通过将盗版损失占同期市场规模的比例进行比较后,我们发现,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了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对于市场规模本就较小的网络文学而言,盗版带来的行业危害和威胁无疑是严重的。”熊辉表示,此外,再加上新型盗版方式的产生、网络文学周边衍生品领域盗版加剧、文字作品侵权案件的判赔额较低等,对网络文学版权的保护仍任重道远。

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表示,“一带一路”建设植根于丝绸之路的历史土壤,重点面向亚欧非大陆,同时向所有朋友开放。不论来自亚洲、欧洲,还是非洲、美洲,都是“一带一路”建设国际合作的伙伴。

近年升任上海市网络作协副会长的血红在创作之外也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由上海市网络作协牵头,多位网文作者出谋划策的网文作者职称评定标准已经越来越完善。未来作者与网站之间将不再签署老式的委托创作合同而是劳动合同,解决全职作者办信用卡、买房困难等实际问题。

那么,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未来之路又该怎么走呢?对此,报告认为,首先,政府相关部门应继续加大网络侵权盗版的打击力度,进一步提高侵权成本,加大判赔力度;其次,要推动相关规章制度落地,进一步落实文学作品侵权盗版网络服务商“黑名单”与网络文学作品重点监管“白名单”制度等。

依据国家信息中心主办的“中国一带一路网”的“各国概况”栏目中所列入的“一带一路”沿线和周边国家,加上已与中国签署了合作协议的国家,那么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带一路”国家共计84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