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质量是网络文学企业的生命线,民族文学

名言佳句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潘鲁生近日宣布,全面启动实施《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编纂工作。编纂出版《中国民间文学大系》是“传承发展工程”设立的15个重大工程之一,该工程由中国文联总负责,由中国民协具体组织实施。

新华网北京5月30日电
28日,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管理部门召开网络文学阅评工作通报会,就近期网络文学抽查阅评工作中发现的不良倾向与问题进行了通报,并对网络文学编辑把关和近期工作提出要求。31家在京重点网络文学网站参会。

在当前多元化语境下,少数民族文学必须与时代对话,构建出独特的文学经验世界,发现时代肌理深处所蕴含的丰富“民族化”质地,寻觅世道人心的“民族化”表达,否则文学的“民族性”面临着被消解和被剥夺修辞性的危机。但文学对民族性的过度渲染,又容易陷入民族话语自足性的窠臼,制掣着中华审美精神的整体性构建进程。因此,在二者之间寻找适度的言说区间,是少数民族文学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2017年的少数民族文学,尤其以小说为代表,在坚持以民族化叙事直抵、观照人性的同时,愈加呈现出高度自觉的民族文学话语主体性,也让民族小说叙事所思考的范围走向深广,整体呈现出极具本土化和民族化底蕴的“当代性”。

《大系》是在全面调研和收集整理的基础上,充分吸收当代民间文学研究的新理念、新成果,按照科学性、广泛性、地域性、代表性原则编选,以省、市、自治区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包括港澳台地区)的行政区划立卷,属于依照体裁归类的民间文学作品及理论研究成果总集。

记者从会上了解到,阅评认为,在政策的引导和规范下,多数网络文学网站内部管理机制日渐成熟,把关意识不断增强。阅评发现了一些积极倾向,如现实题材受到网站重视,一批以感悟和励志为叙事核心,关注社会、关注生活的作品不断推出;不少作者善于从历史题材中汲取营养,积极传承和发扬了传统文化。但仍有部分网络文学网站发表的作品存在着思想性偏低、正能量较弱、题材重复、缺乏创意,甚至迎合市场不良阅读需求的问题。

从日常生活中发现困境,在个体人物与社会整体的互塑关系中挖掘人生悲剧的深层肌理

中超竞彩,《大系》通过专家甄别遴选出民间文学各个门类当中符合中华人文精神的经典性作品,以供汲取中国智慧、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大系》立足区域特色、彰显民族民间文化的多样性,凸显全国各区域民间文化的传统与丰富样式,表现当代民间日常生活。《大系》将按照神话、史诗、民间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长诗、民间说唱、民间小戏、谚语、民间文学理论等类别与系列编选,精中选精,计划出版1000卷,每卷100万字。今年将分批推出示范卷。

阅评发现的主要问题表现为:一些小说毫无依据杜撰史实,热衷编织稀奇古怪的抗战故事,创造惊悚魔幻环境,内容虚假、情节荒诞;部分网络作者刻意迎合市场需求,作品带有强烈的功利主义色彩,充斥着权力、阴谋、交易和潜规则,夸大阴暗层面、虚构低俗情节;不少青春都市题材沉浸于情绪宣泄,缺乏积极向上的价值追求;还有一些作品刻意以低俗的标题和内容介绍吸人眼球,部分作品夹杂暴力以及不良导向的内容描写。

少数民族小说常将日常生活审美化,诗意、浪漫、温情、自守成为突出的艺术标签。但主体性自觉使少数民族作家开始将生命感知的触角深入到日常生活当中,将命运困厄与自我救赎作为小说叙事的基点。2017年的小说中,蕴涵着对生命、人心、人性的高贵与尊严的咏叹讴歌,始终秉持对人性真善美的追求。

《大系》将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第一次付诸出版的大型民间文学文库,也是一次完全意义上的对传统民间文学资源的全面搜集、系统整理和汇总结集。

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管理部门负责人指出,随着网络文学作品对青少年的影响日益增强,网络文学企业应当视内容质量为网络文学企业的生命线,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中心工作,建立完善网络文学企业内容质量管理长效机制,健全作品审读流程及监管办法,建立有利于精品力作不断涌现的编、审、发出版全过程的质量评估监控体系和应急处置机制。

陶丽群(壮族)的《打开一扇窗子》中,民族习俗的“残忍”与生命亲情的“呵护”之间的表象错位,捍卫着跨越生死界限的人对未来的希冀;阿郎(藏族)的《簪花》,将日常生活对人的巨大牵制和裹挟力量尖锐地呈现出来;格致(满族)的《虎啸图》中,主人公在机关日常生活中,发现暗藏的权力机制,不仅入侵了个人生活,甚至主宰着个人身体与心灵的全部隐私;袁冰玮(满族)的《暴风雪》中,由自然界的暴风雪给主人公的身体所造成的伤害,延伸到掩藏于平凡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看似阳光明媚、实则冰冷残酷的心灵之霜;阿舍(维吾尔族)的《吉日》,从主人公的青春眼眸中折射出芸芸众生努力生活却遭生活戏谑的悲凉和荒诞,勾勒出碎片、庸常、异化的日常生活的别样质地。在许连顺(朝鲜族)的《女儿六岁初长成》、梁志玲(壮族)的《噪音》等作品中,日常生活中的女性或母亲,承载着来自男权社会、家庭变故或者社会底层的压抑、边缘化与孤独,隐藏着对性别主体处境的隐忧。

(宗禾) 

内容质量是网络文学企业的生命线,民族文学。会议还要求,今年适逢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也是网络文学的题材富矿,各企业要围绕这一主题积极创作相关作品。 

马金莲(回族)的《旁观者》和《听见》,在温婉的叙事中充盈着强烈的社会批判和生存叩问;光盘(瑶族)的《重回梅山》,在爷爷的回忆录和“我”的现实亲历交织中,在理想与欲望、良知谴责和资本贪婪的对比当中,完成了一个反生活逻辑的精神反思;陈思安(蒙古族)的《大娘》中,李铁军因替友复仇心切而求助于地下江湖组织,非理性的行径实则是现代法律程序和社会公权力缺失之后的艰难和无奈;杨芳兰(侗族)的《跃龙门》中,李兰香和杨明珠经历着城市底层生存的艰辛、屈辱和不堪,但努力与拼搏的结果却是始料未及的集资骗局和人际戏弄,资本欲望攫取了民族信仰的自守,在无尽的欲望助澜之下,明珠陷入了丧失本我的泥淖中无法自拔,唯有最质朴的亲情才是命运波澜的可靠港湾;图尔逊·买合木提(维吾尔族)的《沙村人家》中,4位热心公益人士的善举却遭受到村人的无端指责、误解和污蔑,小说饱含着对社会普遍流行的猜忌和丑陋世风浸染下人性卑劣的批判。

对历史与当下的双重反思和身份建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